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致“人民公敌”董藩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2006-05-14 17: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方却没练过武,所以其根本不按拳谱出招,只是乱打;第二种情况是,双方虽都是武林中人,但一方为扬名立万,根本不守规矩,阴招迭出,甚至偷发暗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再有一种情况是双方只为切磋武技,虽各展绝学,但都光明正大,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学术界虽不是江湖,但学者面对的批评和争论也正如比武,学者都是“术业有专攻”之人,其思想不被一般民众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其批评正如乱打,根本就不是学术争鸣,只需施展轻功避开就可;至于别有用心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既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更不属于学术争论的范畴,就如偷偷射出的暗器,用手接住或用牙咬住(须未在毒液中浸过)即可,也不必反射回去,免得坏了自己的名声。 学者以道德立身,以文章传世。我认识董先生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联系不多,但通过我们共同熟悉的人,对您的经历、抱负和人生理想有一定的了解,对您的道德和文章也有一定的认识。作为一个从土坯房子里走出来的年轻学者,正如您在“万言书”中所说的,从小就期望能为国家建设一些大楼。虽然没有成为楼房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但您的专业、研究方向与民生更加直接相关,因为您不想把自己困在书宅里“独善其身”,更希望能为整个国家的建设添一些砖瓦和栋梁。您少年得志,26岁就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现在已是著名高校的学术带头人,著作也已等身,您的观点对官方决策也已有明显的影响,可以称之为学术的“宠儿”,人们如果认真去阅读您的文章和著作,就能够看到扎实的实证研究和理论积累,也许还能
致“人民公敌”董藩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致“人民公敌”董藩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董藩先生: 近日在网上读到您的万言书《我怎么成了人民公敌》,颇有些感慨。对于“空置率”,我并没有做过深入的研究,所以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今天给您写这封信,只是想与您探讨一名学者对待学术争论的态度问题。 学者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明星,所以大多默默无闻,影响力十分有限。即便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但一旦离开所在的学术圈子,也不会被太多的人知晓。您是一名学者,而且还相当年轻,虽然在专业领域早已崭露头角,但要成为“人民公敌”,恐怕力尚有所不逮。所以您对这一“恶谥”,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至于动辄封人以“某某代言人”,则是文 革“阶级成分论”遗风,更无需理睬了。  学者之所以成为学者,是因为他有思想,有观点,通过对思想和观点的表达,他的学者身份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可。所以说,表达的自由对学者至关重要。同理,在人们都享有了表达的自由后,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学者;在学者们都享有了表达的自由后,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交锋,通过激烈的争辩和质证,真理才会越来越明朗,学者才会越来越睿智,学术也才会越来越繁荣。参与学术争论,接受质问和怀疑,是一名学者成长的阶梯。所以董先生要做的,是更加勇于表达自己的学术观点,更加勇于接受挑战,使自己的理论和观点更加坚实可靠,而不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江湖中人比武,大致有这样几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一方是受过正规武术训练的武士,另
       致“人民公敌”董藩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 董藩 - 董藩 的博客一方却没练过武,所以其根本不按拳谱出招,只是乱打;第二种情况是,双方虽都是武林中人,但一方为扬名立万,根本不守规矩,阴招迭出,甚至偷发暗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再有一种情况是双方只为切磋武技,虽各展绝学,但都光明正大,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学术界虽不是江湖,但学者面对的批评和争论也正如比武,学者都是“术业有专攻”之人,其思想不被一般民众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其批评正如乱打,根本就不是学术争鸣,只需施展轻功避开就可;至于别有用心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既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更不属于学术争论的范畴,就如偷偷射出的暗器,用手接住或用牙咬住(须未在毒液中浸过)即可,也不必反射回去,免得坏了自己的名声。 学者以道德立身,以文章传世。我认识董先生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联系不多,但通过我们共同熟悉的人,对您的经历、抱负和人生理想有一定的了解,对您的道德和文章也有一定的认识。作为一个从土坯房子里走出来的年轻学者,正如您在“万言书”中所说的,从小就期望能为国家建设一些大楼。虽然没有成为楼房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但您的专业、研究方向与民生更加直接相关,因为您不想把自己困在书宅里“独善其身”,更希望能为整个国家的建设添一些砖瓦和栋梁。您少年得志,26岁就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现在已是著名高校的学术带头人,著作也已等身,您的观点对官方决策也已有明显的影响,可以称之为学术的“宠儿”,人们如果认真去阅读您的文章和著作,就能够看到扎实的实证研究和理论积累,也许还能           
董藩先生:

       近日在网上读到您的万言书《我怎么成了人民公敌》,颇有些感慨。对于“空置率”,我并没有做过深入的研究,所以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今天给您写这封信,只是想与您探讨一名学者对待学术争论的态度问题。
一方却没练过武,所以其根本不按拳谱出招,只是乱打;第二种情况是,双方虽都是武林中人,但一方为扬名立万,根本不守规矩,阴招迭出,甚至偷发暗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再有一种情况是双方只为切磋武技,虽各展绝学,但都光明正大,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学术界虽不是江湖,但学者面对的批评和争论也正如比武,学者都是“术业有专攻”之人,其思想不被一般民众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其批评正如乱打,根本就不是学术争鸣,只需施展轻功避开就可;至于别有用心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既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更不属于学术争论的范畴,就如偷偷射出的暗器,用手接住或用牙咬住(须未在毒液中浸过)即可,也不必反射回去,免得坏了自己的名声。 学者以道德立身,以文章传世。我认识董先生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联系不多,但通过我们共同熟悉的人,对您的经历、抱负和人生理想有一定的了解,对您的道德和文章也有一定的认识。作为一个从土坯房子里走出来的年轻学者,正如您在“万言书”中所说的,从小就期望能为国家建设一些大楼。虽然没有成为楼房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但您的专业、研究方向与民生更加直接相关,因为您不想把自己困在书宅里“独善其身”,更希望能为整个国家的建设添一些砖瓦和栋梁。您少年得志,26岁就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现在已是著名高校的学术带头人,著作也已等身,您的观点对官方决策也已有明显的影响,可以称之为学术的“宠儿”,人们如果认真去阅读您的文章和著作,就能够看到扎实的实证研究和理论积累,也许还能
        学者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明星,所以大多默默无闻,影响力十分有限。即便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但一旦离开所在的学术圈子,也不会被太多的人知晓。您是一名学者,而且还相当年轻,虽然在专业领域早已崭露头角,但要成为“人民公敌”,恐怕力尚有所不逮。所以您对这一“恶谥”,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至于动辄封人以“某某代言人”,则是文 革“阶级成分论”遗风,更无需理睬了。 
        学者之所以成为学者,是因为他有思想,有观点,通过对思想和观点的表达,他的学者身份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可。所以说,表达的自由对学者至关重要。同理,在人们都享有了表达的自由后,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学者;在学者们都享有了表达的自由后,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交锋,通过激烈的争辩和质证,真理才会越来越明朗,学者才会越来越睿智,学术也才会越来越繁荣。参与学术争论,接受质问和怀疑,是一名学者成长的阶梯。所以董先生要做的,是更加勇于表达自己的学术观点,更加勇于接受挑战,使自己的理论和观点更加坚实可靠,而不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感受到一种执着的经世致用的情怀。您的努力当然是在为自己谋生计,但您努力的成果,受益者却不仅是自己,您的一些主张和研究成果如实施住房按揭贷款等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您道德有根基,文章已有名,隐然已具备成为“大家“的条件。要做的是设定更高的目标,砥砺自己的德行,锤炼自己的文章,万万不可因一时之忿乱了方寸,打乱了自己的成长进程。 从“学术宠儿”到“人民公敌”,落差极大,常人不免愤愤不平,但您何必甘于做常人?把不理解、谩骂和攻击作为鞭策,作为成长的代价,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勇敢地沿着自己的学术道路走下去,用事实,用道德,用文章证明自己的价值,不知您以为然否? 顺致良好祝愿! 于今 2006年4月9日写于府右街           
       江湖中人比武,大致有这样几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一方是受过正规武术训练的武士,另一方却没练过武,所以其根本不按拳谱出招,只是乱打;第二种情况是,双方虽都是武林中人,但一方为扬名立万,根本不守规矩,阴招迭出,甚至偷发暗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再有一种情况是双方只为切磋武技,虽各展绝学,但都光明正大,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学术界虽不是江湖,但学者面对的批评和争论也正如比武,学者都是“术业有专攻”之人,其思想不被一般民众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其批评正如乱打,根本就不是学术争鸣,只需施展轻功避开就可;至于别有用心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既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更不属于学术争论的范畴,就如偷偷射出的暗器,用手接住或用牙咬住(须未在毒液中浸过)即可,也不必反射回去,免得坏了自己的名声。
 
       学者以道德立身,以文章传世。我认识董先生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联系不多,但通过我们共同熟悉的人,对您的经历、抱负和人生理想有一定的了解,对您的道德和文章也有一定的认识。作为一个从土坯房子里走出来的年轻学者,正如您在“万言书”中所说的,从小就期望能为国家建设一些大楼。虽然没有成为楼房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但您的专业、研究方向与民生更加直接相关,因为您不想把自己困在书宅里“独善其身”,更希望能为整个国家的建设添一些砖瓦和栋梁。您少年得志,26岁就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现在已是著名高校的学术带头人,著作也已等身,您的观点对官方决策也已有明显的影响,可以称之为学术的“宠儿”,人们如果认真去阅读您的文章和著作,就能够看到扎实的实证研究和理论积累,也许还能感受到一种执着的经世致用的情怀。您的努力当然是在为自己谋生计,但您努力的成果,受益者却不仅是自己,您的一些主张和研究成果如实施住房按揭贷款等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您道德有根基,文章已有名,隐然已具备成为“大家“的条件。要做的是设定更高的目标,砥砺自己的德行,锤炼自己的文章,万万不可因一时之忿乱了方寸,打乱了自己的成长进程。
致“人民公敌”董藩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董藩先生: 近日在网上读到您的万言书《我怎么成了人民公敌》,颇有些感慨。对于“空置率”,我并没有做过深入的研究,所以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今天给您写这封信,只是想与您探讨一名学者对待学术争论的态度问题。 学者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明星,所以大多默默无闻,影响力十分有限。即便在专业领域有所建树,但一旦离开所在的学术圈子,也不会被太多的人知晓。您是一名学者,而且还相当年轻,虽然在专业领域早已崭露头角,但要成为“人民公敌”,恐怕力尚有所不逮。所以您对这一“恶谥”,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至于动辄封人以“某某代言人”,则是文 革“阶级成分论”遗风,更无需理睬了。  学者之所以成为学者,是因为他有思想,有观点,通过对思想和观点的表达,他的学者身份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可。所以说,表达的自由对学者至关重要。同理,在人们都享有了表达的自由后,才有可能出现更多的学者;在学者们都享有了表达的自由后,通过思想的交流和交锋,通过激烈的争辩和质证,真理才会越来越明朗,学者才会越来越睿智,学术也才会越来越繁荣。参与学术争论,接受质问和怀疑,是一名学者成长的阶梯。所以董先生要做的,是更加勇于表达自己的学术观点,更加勇于接受挑战,使自己的理论和观点更加坚实可靠,而不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江湖中人比武,大致有这样几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一方是受过正规武术训练的武士,另
 
       从“学术宠儿”到“人民公敌”,落差极大,常人不免愤愤不平,但您何必甘于做常人?把不理解、谩骂和攻击作为鞭策,作为成长的代价,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勇敢地沿着自己的学术道路走下去,用事实,用道德,用文章证明自己的价值,不知您以为然否?

       顺致良好祝愿!
 
     于今                           
一方却没练过武,所以其根本不按拳谱出招,只是乱打;第二种情况是,双方虽都是武林中人,但一方为扬名立万,根本不守规矩,阴招迭出,甚至偷发暗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再有一种情况是双方只为切磋武技,虽各展绝学,但都光明正大,点到为止,不伤和气。学术界虽不是江湖,但学者面对的批评和争论也正如比武,学者都是“术业有专攻”之人,其思想不被一般民众理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其批评正如乱打,根本就不是学术争鸣,只需施展轻功避开就可;至于别有用心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既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更不属于学术争论的范畴,就如偷偷射出的暗器,用手接住或用牙咬住(须未在毒液中浸过)即可,也不必反射回去,免得坏了自己的名声。 学者以道德立身,以文章传世。我认识董先生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联系不多,但通过我们共同熟悉的人,对您的经历、抱负和人生理想有一定的了解,对您的道德和文章也有一定的认识。作为一个从土坯房子里走出来的年轻学者,正如您在“万言书”中所说的,从小就期望能为国家建设一些大楼。虽然没有成为楼房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但您的专业、研究方向与民生更加直接相关,因为您不想把自己困在书宅里“独善其身”,更希望能为整个国家的建设添一些砖瓦和栋梁。您少年得志,26岁就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现在已是著名高校的学术带头人,著作也已等身,您的观点对官方决策也已有明显的影响,可以称之为学术的“宠儿”,人们如果认真去阅读您的文章和著作,就能够看到扎实的实证研究和理论积累,也许还能
                          2006年4月9日写于府右街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