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财经报道:到底有多少房子没卖…  

2006-05-16 18: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中国财经报道:到底有多少房子没卖… - 董藩 - 董藩 的博客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2%3%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主持人:潘总呢?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周一至周四: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2205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2225 (首播)

  周五: 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23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1523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35 (首播 主持人:看来对于空置率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建设部已经要求全国各主要城市核查到底有多少空置率,而且昨天建设部发布消息说目前各地可售房源满足市场需求,不存在房源不足的问题,少数城市存在的中低价位、中小户型的房子供应不足的问题正在改善。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在演播室 “不买房行动”会让房价降温吗?  主持人:刚才对于空置率是否过高,几位还是有保留意见的,那么最近还有一件事我们不知道几位是否听说,我们先来认识一个人。这位朋友叫邹涛,前一段时间他发布了一个公开信,要求大家不要买房,对这样一个行动,我发现在很多网络媒体上、报纸媒体上的支持率相当高,有一个媒体做了一个调查,他说有79.1%的人支持他不买房行动。我想这么高的支持率,董主任怎么看? 董 藩:首先我非常不赞同他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很荒唐的,如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告诉大家,要理性消费,这是对的,而不是告诉大家不买房,你敢对不买房的后果负责吗? 主持人:三位老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按城市人口的家庭户数计算,我们每年的生产量,连新生人口的一半都满足不了,按总户数计算,我们只能2%到3%的供应量,如果只有71%的反对率,还有20%几的人要买房,我们每年城市有将近800多万新增家庭户数,可是我们生产只有三四百万套,根本连一半都供应不了。 主持人:潘总呢? 潘石屹:好,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一种做法,你真正带着这些人你给他的承诺是什么。所以我们如何理性地去做经济 的事情,而不做政治运动这个事)

  周一至周五:09我、包括任总都不知道邹涛是不是个中低收入者。 任志强观点:政府应该建立完整的一套买房保障体系。 任志强:如果政府公布,我们就应该完整地建立一套买房保障体系。比如说几年以前,我就提案提出来了,希望把国家土地收入拿出20%用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本来你这个收入就是从房子上来的,你还到房子上去,可能一年能拿出一千个亿、两千个亿来,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非常容易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挤到商品房里面去打架,英国政府、美国政府、香港政府都是用土地收益的相当一部分去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去做?   主编:任速雁   记者:张菁 李曼为 傅丹   《中国财经报道》播出时间:   周一至周四:22:05至22:25 (首播)   周五: 23:15至23:35 (首播)   周一至周五:09:38至09:58 (重播) 380958 (重播)

 

情,这完全是两套不一样的规律。 主持人: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看待同一个问题。反对意见出来了。 张宝全观点:“不买房行动”是一种市场情绪表达,但对市场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张宝全:对,我反对他们三个人,不是反对一个人。我觉得把这样的一个现象称为闹剧我认为是不对的,其实我更觉得这是个市场情绪的表达,但正因为是市场情绪的表达,我们不需要惊慌,因为它不会成为市场的现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一个现象的自然表达就是说,我们在消费与供应方面的一种矛盾的冲突,或者说工资收入水平和房价水平的战略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会客观存在,而且不会在短期之内解决,会相对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任何民众都有他表达一种情绪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房价市场化已经走到今天了,我认为行政手段对市场的干预在今天影响都不会很大了,像民众一种情绪对市场的干预我觉得影响更不会很大。 任志强观点:现有住房供应体系不明确,不是所有人都要去挤商品房市场 任志强:我不这么看,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是我们现有的住房供应体系不太明确,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社会保障体系,让不该买房子的人,或者买不起房子的人非要去挤这个商品房,一定会出现他说的情绪化的东西。不该买房的人有相当一大批,政府应该主动地把他剥离了,你们不应该进入买房的行列,你们应该用政府的廉租房,政府的其他补贴手段去解决居住权利的问题,而不是说一定要让你们去挤商品房市场买商品房。 张宝全:任总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但是把这个道理放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不一定对,因为现在为止,包括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