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2006-06-17 22: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

《经济学消息报》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2006-4-28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 刘人莎

 

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12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月和2006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2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 是安“莫须有”罪名吗?不见得!

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等学者在《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2002中国营销脉象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2002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1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23亿平方米,空置率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26%。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吗?不见得! 还有许多人认为,董藩“起诉”国家统计局“错不可恕”,是给国家统计局安“莫须有”的罪名。果真如此吗? 国家统计局声称自己“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但报纸和网上关于它发布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却成千上万,此前它为什么不出来及时澄清,而却让这些数字当作自己的业绩而流传呢?如果它不是认为空置率过高,又如何在2006年2月公布的几组数据中,对外传递“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的判断呢?以“数字功夫”独步天下的国家统计局,是绝对知道仅靠绝对数是不能给出这样的结论的。假定它确实“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那么,其他年度的商品房空置率它计算过吗?如果计算过又是多少呢?我还真搜索了一下——卢泰宏等学者在《2002中国营销脉象》中声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02年1~8月,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达1.25亿平方米左右,空置率为19%,超过了国际‘警戒线’”;学者李昌森在《1.2亿米2空置房的市场博弈》一文中声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末,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为1.23亿平方米,空置率26%。”如果这些学者也在造假,我无话可说;如果不是,我想说:国家统计局中“国家”二字,代表着权威和责任,出了差错就想用一纸公告“金蝉脱壳”,实在不该! 是危言耸听吗?不见得! 数据是信息形式之一,往往成为决策的依据。如果国家的关键统计数据是假的、错的,必然影响到宏观决策的科学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必然要出现偏差,严重时可能陷入灾难。 媒体早就报道我国的商品房空置率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最近报道的数据是“已达到26%”。可是,如果我国商品房的空置率真的达到如此令人震惊的程度,那么,又如何解释房价持续上涨,甚至在国家的严厉调控下依然持续上涨的局面呢?没人敢说“供求规律失灵了”吧? 国家统计局是主管全国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工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作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它公布的数据就该经过了反复核对,确保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问题,更牵涉到如何进行科学决策,保证国家宏观调控方向正确的问题。2005年底和2006年初,正是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最后讨论、确定“十一五”规划以及安排2006年经济社会工作的关键时刻,而26%空置率的说法,或多或少已经影响了许多地方政府政策,否则不会有“已将房地产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名单”的说法;而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也时常听到一些代表、委员拿26%的空置率说事!据此制定的战略、政策和措施会是科学、合理的吗?“差之毫厘”,尚且“谬以千里”,如果“差之千里”,危害会有多大呢?幸哉,地产理论界还有董藩,能够而且敢于指出这个问题!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地产理论界的“欧典事件”——不了了之? 《经济学消息报》2006-4-28 刘人莎 “3·15”是全国人民打假的大日子,查处制假分子总是让人大快人心。今年“3·15”电视晚会披露的一个与地产界相关的假冒大案是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在另一个已不亚于电视影响力的媒体——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个引爆地产界眼球的打假案件:经济学家董藩挑战国家统计局——26%的空置率是天大的谬误,“我国面临着潜在的住房过剩风险”是耸人听闻。董藩的言论犹如晴空炸雷,不但使高层决策者和有关部门感到一阵眩晕,而且给近日稍有些平静的地产江湖引来一片刀光剑影,更给自身招来了密密麻麻的板砖、唾沫和冷箭。 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 本人是地产理论的“票友”,虽然学术修养属于初级水平,但对国家发布的信息和各方地产豪杰的言论还是很关注的。媒体在2005年12月和2006年2月间对国家统计局关于全国商品房空置面积和空置率的报道我都看到了。但是,此前本人可没敢怀疑过这些“权威”数据。后来看到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董藩教授的文章《空置率过高是天大的谬误》,接着各大网站纷纷转载,地产界人声鼎沸,本人确实被深深震撼了!素以“数字功夫”名震天下的国家统计局竟让一个年轻的“外行”看出了破绽,被人轻轻一点就一个趔趄,情急之下挂出了免战牌:“国家统计局从未计算和公布过2005年商品房空置率。特此声明”。一时间,网上、网下的辩论四起,空置率被炒得沸沸扬扬,董藩也被许多人斥之为“无事生非”。 董藩真是“无事生非”吗?不见得!国家统计局可是“名门正派”,不仅人多势众,而且“数字功夫”天下第一。若非这次真的“失足成恨”,铸成大错,岂会容得一介柔弱书生在自己脸上随意涂抹,让自己在全国人民面前名誉扫地?即使它真的没有计算、发布过这类数据,它就可以免责吗——不能!应该做而不做,这是不作为! 是安“莫须有”罪名 欧典地板欺诈案件已经开始处理,而空置率的争论似乎有不了了之的嫌疑——据说董藩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不愿再谈及此事。但我想,欧典地板案中受伤害的只是少量家庭,而房地产宏观决策失误则可能危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全国市民百姓的利益——不管董藩是对是错,还是应该有个明确的说法,决策部门也检讨一下已经出台的规划与政策。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