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真理还是最好的辩护师吗?  

2007-02-21 16:0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理还是最好的辩护师吗?
——兼答“隐士”律师的质疑
董藩
(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 北京 100875)
      
                道行则国治,欲行则国乱——宣永光《妄谈疯话》
 
     记得英国有句谚语:“真理是最好的辩护师”,意指真理最能说服人。两年前,我因担心某些学者的错误言论会愚弄百姓、误导决策,开始介入房地产评论领域,并自负地认为以自己以20年的专业修养,应该会对舆论的引导起到一些积极作用。但是,随后的经历使我深深感到,要想通过学术的通俗化引导当前的舆论,实在不是几个学者就能做好的事情。最近发生的两件事,则干脆让我怀疑这种说法的科学性了——
     一件事是临近春节几天开始的地产名人潘石屹与《上海证券报》时寒冰先生围绕房价问题的争论。双方大战了两个回合,似乎毫无罢休的迹象。以潘石屹的思维、修养和对政策与实践的把握,本来他若能敞开心怀谈谈房价,这对我们认识房地产市场运行状况、检验一下宏观调控思路与措施的科学性是很有好处的。即使他的观点带有某种倾向也无所谓,因为决策部门和学术界很容易将“不当之处”剔除出去。没想到决策部门和学术界尚在品味之时,老潘已经受到媒体人士的猛烈攻击,而且对方颇有“不大战三百回合决不收兵”的架势。业内人士本来一眼就能看出个高低对错来,但老潘却是百口难辨了,因为充当裁判的根本不是业内人士。再联想到记忆犹新的任志强与同一媒体争论的前前后后,让人不由得对当今媒体生出许多感慨来!
     另一件事是由我引起的关于广东省重复征收土地使用费是否违法的争论。我的三篇短文《重复收取土地使用费涉嫌违法》、《究竟谁是天下第一法盲——再谈重复收取土地使用费问题》、《博友大战于董藩博客》陆续发表后,引起了博友的热烈讨论。我首先声明:民主赋予了每个人发言的权利,但假如以专家身份说话,在学术上却是有明确要求的。如果是鸡同鸭讲而不是基于专业背景的讨论,或者是一味想否定对方而不是为研究问题所进行的讨论,亦或是以道德评判为动机而不是基于完善管理所进行的讨论,肯定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却总是伴随着房地产研究工作,如影随形,仿佛华丽的服装缀着粗布补丁,又好像娇艳的玫瑰落上了苍蝇而不是彩蝶,让人看了着实不舒心。
     讨论本来是为了明辨是非,但如果目的不纯,带有私心,这样的讨论再多也不会对学术研究或者宏观调控产生多少促进作用,反而会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危害。清末民初杂文家宣永光在《妄谈"疯话》中说:“道行则国治,欲行则国乱。”所以,在讨论中,有所遵循,有所约束,竟然成为今天不得不着重强调的学术规则——
     一、想讨论先要读懂、读全对方的文章
     两年来,不论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辩论,还是任志强、潘石屹与他人的争吵,很多时候是因为对方并不了解我或者任志强、潘石屹的基本思维和系统观点。例如,在我博客多次留言讨论的“隐士”律师就说:“土地也不是董教授、任志强等人所主张的完成按市场原理自由定价的纯粹意义上的商品”,并因此而批判我。
     其实,任志强是非常强调建设保障性住房的必要性的,他为此还以提案方式在北京政协全会上呼吁了多年,而保障性住房的用地显然不是“按市场原理自由定价”的。在房地产领域,我的基本主张是:市场的归市场,政府(住房保障)的归政府(住房保障),住房保障要以不伤害市场并充分利用市场为前提,这是市场和住房保障都能得以运行的前提。如果市场不能正常运行,哪还有钱搞住房保障呢?英国人说:“卖了奶牛,也就卖掉了牛奶”,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我强调保证市场运行秩序,不等于不要宏观调控。我可能是国内最早提出“住宅具有三分公共产品属性”的学者,但商品房是比较纯正的商品,商品房市场运行要尽量遵循市场规则。我曾专门在《人民日报》发表过文章讨论房地产宏观调控的理论依据问题,强调必须考虑土地的可持续利用和房地产业的可持续发展,重视居住人权和住房保障,关注协调发展理念及对它的科学把握。这些观点另外可见于我2005年春天《两万言书》中的论述和一些演讲稿。“隐士”不了解我的这些观点就以“法官”的身份对我进行“宣判”,显然违反了学术规则。
     二、进行学术讨论不要挥舞“道德大棒”
     两年来,“道德大棒”成为一些媒体和网民攻击专业人士的最有力的武器,它比武林“十八般兵器”中的任何一种都利害得多。许多专业人士本想认真讨论问题,但刚一张嘴,就挨了“当头一棒”,从此默不作声。剩下几个坚持讲话的,虽然也在挺着,其实早已“皮开肉绽,浑身挂彩”了!
     “道德大棒”运用得最好的,还不是媒体记者和普通网民,而是以“专家”身份出现的一些学者。手中拎着这种武器,就像怀抱倚天剑、屠龙刀,几乎没有人敢与其交锋。这样的学者不但可以轻松赢得台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赵本山、宋丹丹小品《小崔说事》台词)般的拥戴,成为万众景仰的“平民英雄”,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出一片天地,从此不论如何“叫场子”,也无人敢“应战”,于是成了“著名专家”。连从美国名校回来、就职于中国最高学府的人都学会了这门功夫,动辄呵斥对手“屁股指挥脑袋”。被认为整天“忽悠百姓”、“道德沦丧”的不止是潘石屹、任志强等地产大腕,连我也经常被追问“屁股坐到哪里去了?”——本来是讨论公布商品房成本是否合法问题,结果演化成讨论学者和开发商的道德问题,甚至身处海外、连房地产供求曲线都看不懂的薛涌也挥舞着“道德大棒”杀了进来,乱打一气;本来是讨论重复收取土地使用费的合法性问题,又有人留言道“(对)现在的学者不是要讨论法律问题,而是有没有起码的道德和良心。”真是应了英国剧作家王尔德在《理想丈夫》中的那句话——“道德只不过是我们对所不喜欢的人所持有的态度。”
     三、不要总怀疑论辩对手的智力
     我的观点肯定不是都对。据我所知,潘石屹、任志强也没有说过自己的看法就是“圣经”。但潘石屹也好,任志强也好,亦或是我,经常被对手看作“智障者”。这不,搞了十几年房地产的潘石屹在时寒冰笔下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外行和骗子,那位“隐士”律师在我博客的留言中也把我和任志强想像成没有见识、读书寥寥的白痴。
     我是搞房地产教学和研究工作的,阅读专业资料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业内人士交流,每天谈的也都是这类问题。我不敢说获得教授或者博导资格肯定比获得律师资格难度要大——但考律师资格只要有好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就行了,而要在一个比较好的高校任教,没有相当的创新能力和一定数量的研究成果,是无法在讲台上站稳的。
     谈到经营、学术“两栖”人物任志强先生,我认为他的确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在房地产学术方面的悟性和贡献可能超过中国当前该领域的任何一个学者,他对决策的影响力也很大(如对住房保障制度建设的影响)。任志强十分勤奋,每天的阅读量很大,创造力旺盛,笔耕不辍,仅仅这几点足以让许多学者汗颜。他的思维超凡,写出的文章可读性很强;他记忆力惊人,各种数据可以随口而出。如果没有阅读过他的大部分文章,对房地产知识也不是十分熟悉,请不要随便评价他的观点。这样说可能会伤害一些人的自尊,但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没有多少法律修养的人,比如一个农民或者初中生,去评价一个法律工作者的法学观点,大家听了有何感想?任志强有些观点的表达虽然不太顺耳,但好听的话不等于是对的。回顾一下历史,有时恰恰是一些所谓“好话”误国害民。蔡桓公讳疾忌医,结果众所周知。另外,媒体转述往往为了吸引“眼球”而断章取义,大家阅读时应以他的原文为准。《伊索寓言》中的《雄鹿与猎人》里有句话:“我们常常鄙视对我们最有用的东西”,我感到当前的房地产舆论和学术形势的确值得反思。
     四、不要对海外资料断章取义或者不顾含义与条件地乱引用
     这几年这个问题比较严重,有些人总喜欢以具有国际视野的观察者的身份点评中国问题,其实他可能对国外了解得并不多,也不一定准确。除了道听途说、不够准确外,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于人为地断章取义、为己所用。
     比如说被许多媒体炒来炒去的房价收入比的国际比较问题,其实就是房地产专家也没有几个人能把房价收入比的影响因素和比较条件说明白,但它却被许多人大胆地用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又如,对于空置率问题,我和任志强先生都费了不少笔墨去揭露这场“以讹传讹”闹剧,我还因此成为了“2006中国房地产年度人物”,但迄今我没有“大功告成”的轻松感觉。
     “隐士”律师用日本的情况来说明我和任志强的无知,并批判他总结出来的我和任志强的观点。关于日本的土地制度,其实只要看看任志强几年前写的《别拿日本泡沫当镜子》这篇文章,就知道他研究得有多深了。“隐士”律师提到的那些资料我很早前也读过,日本我也去考察过——那是一个以私有制为主的国家,在日元大幅升值的背景下,由于金融政策和土地政策同时出了问题,出现过严重的房地产“泡沫”。“泡沫”破灭后日本政府开始反思,并调整法律制度。但我想告诉“隐士”律师的是:保护私有财产仍为日本宪法第二十九条第一项所明定,日本的法律迄今为止也没有否定“按市场原理自由定价”这一交易原则。日本后来出台的《土地基本法》(1989年)、《综合土地政策推进纲要》(1991年)、《新综合土地政策推进纲要》(1997年)等都不是为了否定土地私有制本身,而是完善这种制度,如促进大都市地域住宅地的供给、抑制投机性土地交易、改善土地估价制度、充实披露的土地信息资料、促进土地的有效利用、让社会分享土地增值收益等,所以你的说法是错的。
     五、不要以为别人不熟悉你的领域就用错误观点蒙人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一书中说:“法律是免除一切欲望的理智”。所以,讨论法律问题,一定要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说话,不能因怀有驳倒对手的私念就不顾规则地蒙骗对手和广大读者。
     对于“隐士”律师的指责,我大都在文章或者留言中做了回答。但“隐士”律师仍然不停地留言讽刺我说:“董教授犯常识性的法学错误不是第一次了”,“行政法律关系与民事法律关系的基本常识都没有,令人吃惊”,“出让土地使用权是行政行为,不是民事行为”,“土地出让合同在形式是合同,但它是一个行政合同,约定的是行政法律关系,而不是民事关系,所以从根本上不适用合同法”。
     既然他揪着我不放,那就讨论一下土地出让合同的性质问题吧——
     首先,的确有一些人将土地出让合同视为行政合同,但这种认识在理论上是完全错误的。行政合同(AdministrativeContract或PublicContract)是指行政主体之间或行政主体与相对人之间,为实现国家行政管理的某些目标而依法签订的协议。从理论上看它应该同时具备以下条件:(1)当事人中必须至少有一方是行政主体;(2)合同的签订以行使行政职权、履行行政职责为目的;(3)合同的内容体现为基于公共利益基础上的公务执行;(4)合同以双方意思表示一致为前提;(5)在合同的履行、变更或解除中,行政主体享有行政优益权。由于民事合同也具有第四个特征,部分民事合同的一方也可能是行政主体,所以区分一个政府参与的合同究竟是行政合同还是民事合同,只要看它是否同时具备其它三个特点就可以得出结论。土地出让合同显然与政府科研合同、公用征收合同、公共工程承包合同等明显不同——政府签订合同从目的上看,不是为了实行行政管理,而是源于获得财政收入的动机;从内容上看,不是基于公共利益的公务执行,如修水利设施、修公路,而是关于土地这种生产要素的市场化交易。当然,合同的内容也必须遵循城市规划等相关法规,但这不表现为签订合同的基本目的和合同的基本内容。政府的行政优益权确实存在,但不够突出,如合同履行的监督权和指挥权并不象修建公共工程那样明显,单方面变更或解除合同的权利也受到许多法规的制约。既然不能同时具备三个必备条件,则合同的行政性并不明显,合同性表现为第一性而行政性退为第二性,绝不是相反。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将土地出让合同视为行政合同呢?
     其次,从实践中看,“二战”后行政合同虽被广泛应用于西方行政领域,但在中国,目前行政合同在立法上还处于空白状态。私法学界普遍认为合同必须是平等主体之间的一种约定,从而否定行政合同的存在,或者将行政合同视为民事合同的一种。因而,在实践中,许多行政合同被作为一般的民事合同对待,行政合同纠纷被作为民事纠纷来处理。另外,根据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中第一条关于对“具体行政行为”的解释,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被限定为单方行为,这样,以“双方行为”为特征的行政合同就被排除在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之外了。
     回到关于房地产问题的讨论上来——其实任志强也好,潘石屹也好,我和他们迄今没有任何经济利益上的往来,我们在观点上也不是没有分歧(比如任志强很早就曾提出对经济适用房实行“内循环”的设想,但我不赞同这种主张),但作为都高度关注房地产政策的业内人士,我们都为房地产问题的政治化、道德化和社会化倾向而担心。潘石屹与时寒冰的讨论已经丝毫没有此前潘石屹与任志强“关于穷人区富人区的争论”那样精彩了,不管写几篇文章,媒体如何关注,他无非是努力解释一下自己是严肃的,并没有去“忽悠”谁;与他人关于广东省重复征收土地使用费设想的讨论,我也基本上是对着一个影子比划了几天拳脚(我在本性上是鄙夷那些以学者的口气大篇幅留言指责我,但却不敢或者不愿留下真名的所谓“过客”的,这次费时讨论是个例外)。如此讨论下去,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如何让理性约束俗心,让规范抑制私欲,已经成为这个时代向我们提出的挑战了!
 
法律顾问提示:报刊转载必须获得作者同意。联系方式:dongfan67@126.com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