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俺和李某人:不得不说的事  

2007-01-09 13: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和李某人:不得不说的事

董藩

   李拜天,即“我眼看天下”,博客江湖的著名人物,据说江湖中有“津和尚,京海山,广州冒出个李拜天,纽约天鹅舞得欢,天天童话赛神仙”的说法,可见其江湖地位颇高。李拜天善使笔形长枪,据说经常蹲在山颠,手打凉棚,眼看天下。发现谁不顺眼,偷偷靠近,不讲缘由,举枪便刺。与其他名侠不同的是,李拜天不讲江湖规则,经常暗中把枪头涂上毒药,以求借毒取胜,从不靠武功硬拼;或者造谣中伤他人,鼓动追随者群起攻之,影响他人情绪,借机取胜。俺在江湖中虽也略有薄名,但武功不济,从不敢惹是生非。但前些时间俺突遭李拜天袭击,多亏祖传忍气吞声功护体,才勉强躲过一劫。俺遵循“惹不起,躲得起”之祖训,携一家老小匿于深山,耕田度日。不料李拜天在偷袭港派高手贾卧龙,并与其大战三天三夜后,再派喽啰利用伊妹儿骚扰俺,让俺一家老小不得安生。是可忍孰不可忍,俺修书一封,名为《广州李拜天,请你看过来》(又名《送你面镜子常照照》),与其理论。哪知李拜天确如江湖人士所说,不讲公理,只讲歪理,而且竟先行公开发文,告示天下,说俺与其有“花边故事”,继续羞辱俺。博客世界,朗朗乾坤,俺相信总有讲理的地方。过去他偷袭俺,江湖中人所共知。现在俺将其与俺的对话公布出来,请大家给主持公道——

李拜天:(看了俺对他的回复后)这个沙发我来坐,谢谢董教授手下留情啊!(言语中充满戏谑

董藩:……

李拜天:您的教导太伟大了,太英明了,我以后一定注意!(态度丝毫没有真诚之意,而且对俺进行讽刺

董藩:……

李拜天:不过,那句“你给李拜天当学生都不够格”的话,确实不是我说的,还请教授明鉴!其实我一直挺佩服您的,您心胸宽广和,那么多人骂您,他们的帖子你居然一直能在您的博客里放着而不删,一般人哪有这个心胸啊!我反对您的只是您的观点。你知道,反对您的观点的人,又不是我一个!(瞧瞧,多次对俺破口大骂,还说“挺佩服”俺,说别人欺负俺,他当然也可以欺负俺,欺负俺还说让俺“心胸宽广”些。大家说说,俺这样对他行吗?

董藩:因为你骂我,一些对我友好的网友在我这里留言告诉我并骂你,有的话也很难听,我可是全删掉了,以免产生不好的影响。我的博客上可能留有骂我的话,但有骂其他网友的话我一般见到就删除。这一点我应该做得比你好。我虽然不得已斥责过薛涌,但我与别人有不同看法时,一般只谈自己的,商榷时也不使用攻击性语言。

李拜天:这话我可不能同意,也确实不是事实,您的著名“薛涌的无知无耻与放肆”这话不是攻击语言,难道倒是赞美的语言吗?(俺跟薛涌那场官司,地球人都知道——是他先欺负俺,而且房地产学术法庭已经判了,他获“胡闹罪”,俺占理啊!否则,在这个崇洋媚外的时代,谁敢随便骂“洋人”?况且俺已经说“不得已斥责过薛涌”,他找不到其他攻击我的证据,又提这事,大家说,可笑不?

董藩:……

李拜天:不过,董教授您说您一两篇稿子的收入,就顶上我20年来的稿费收入,这话还是有点失身份。您想啊,这些东西能比吗?您二三百篇稿子的收入,也许还赶不上一个贪官放一个屁的收入,但您能说您的文章的价值,就不如贪官放的屁吗?您别误会,我的意思还是说,您的文章的价值,远远超过贪官放的屁。(大家看看,他竟然把俺辛苦20年研究出的成果,与贪官的一个屁相比,这不明摆着是羞辱俺和江湖中广大的教授吗?另外我明明说我两、三篇文章的稿费收入,他非给说成一、两篇,这不是公开篡改,强奸民意吗?他批驳其他人时常这样。

董藩:当然不是所有的稿子都是这个价码,有些纯学术的还可能贴版面费,但报纸向我约稿时千字千元的机会经常有。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都是表达的需要,是想说你能写,我也很能写啊。你骂我,我也可以骂你,也可以写出高水平的骂人文章,不是不会。我不回应,是不希望用这种方式吸引眼球,让别人看热闹。我往你头上倒一桶粪水,我就光荣吗?我就变成英雄了吗?我就是“天下第一博”了吗?

李拜天:说您老人家的观点80%错误当然是不对的,所以您说您80%错误的话您就跳楼,这话我绝对信。您绝对不是80%错,您是百分之百地错!(大家瞧瞧,他多么武断、霸道

董藩:你站在个人角度说这话,没有问题,但你如果是在做科学评判,那我不得不说由你评价不合适。这不是语法问题,你学过我也学过。房地产问题主要还是经济管理问题。你没有学过经济学,而我有11年读书经历和约20年的研究经历,我们之间在经济学知识上的差别,说得不客气,就像你和一个文盲在谈语法。我也看了你骂贾卧龙博士的文章,很可笑的,当然你自己并不觉得。

李拜天:……哼!

董藩:例如,我问你房地产供求曲线怎样画,你知道吗?房地产价格黏性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房屋结构与造价之间的技术经济关系,你能说清吗?房地产信托的运作模式,你知道吗?估价中的市场比较法、收益法各是什么含义,你能说清吗?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学科最基本的知识,就像中文里什么是主语、什么是谓语一样,连主语、谓语都不清楚,你怎么能说人家的表述存在语法错误呢?

李拜天:……哼哼!

董藩:还有一些背景知识,比如什么是建筑红线,你知道吗?建筑面积如何计算,你知道吗?什么是剪力墙结构,你知道吗?什么是女儿墙,你知道吗?什么是预算定额,你知道吗?连这些就像中文中什么是诗歌韵律、什么是小说的构成要素、什么是散文中的“形散而神不散”一样基础的知识,你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评价我的观点呢?

李拜天:……哼哼哼!

董藩:每个学科都有自己至少是几百年积累起来的知识,你一句不对怎么就全否定了呢?你的评价就像我说“李拜天,我看你虽是学中文的,但一个字也不会写”一样可笑!你可能买过房子,但这不意味着你已经成了房地产专家。就像你养过猪,不一定就是兽医;吃过药,不意味你就成了医生;讲过一、两句笑话,也不意味着你象赵本山那样有了很高的艺术修养一样。

李拜天:……哼哼哼哼!

董藩:我这样说不是禁止你说话,而是说你不要以专家的口气说话。连国家领导人都说我的文章很值得读,怎么到你那里就变成“臭狗屎”,你说的反而变成金科玉律了呢?这可不是语法知识,我学过你也学过(透露个信息,我在初中时偶然得到语言文字大家朱德熙、吕叔湘的著作,就反复研读过,虽领悟有限,但上高中后语文课上回答语法问题,我一开口还是把我那位获得过“全国优秀教师”称号的老师吓了一跳呢!),谈房地产咱俩完全是鸡同鸭讲啊!

李拜天:……哼哼哼哼哼!

董藩:你有不同看法完全可以表达,但你是著名人物,又是人民教师,骂大街不好。商榷是完全可以的,批评也没有问题。但你想一想,如果你没有惹别人,别人堵着你的家门大骂脏话,你什么感受?若真是你被别人骂上门来,你会不会动手打架?博客世界、朗朗乾坤,你几次骂我,我未回应你(我再透露一下:本人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获得“辽宁省学雷锋模范”称号,这不能说明其他,但可以说明我是不好与人争斗的),你应该想一下为什么才对。

李拜天:……哼哼哼哼哼哼!

董藩:你与贾卧龙的争论我也看了,我认为你说话的态度是很不可取的。我认为贾博士很有修养,人品也很好。如果他起诉你,你必败无疑;如果他苛刻一点,你破财损名;如果他通过非法途径找你发泄,你是要吃大亏的。他比你有钱,想做的话能做到。

李拜天:董教授,为一些小问题你如此地和我掰饽鋍说馅,倒真的叫我为你的精神而有些感动。我再说一遍,不管你们是专家还是其他的什么,你们的观点不对,我就是不能不反对。你给贾教授那么多的赞美之词,显然你是同意贾教授的观点的,也就是说,你们都认为,房价下跌,先哭的是老百姓。你还说许多中央领导都认为你说的对,可是我要问你,中央领导,包括温总理,一再讲要平抑房价,并为此采取了一项又一项的措施,按你们说,房价下跌,老百姓先哭,那你的意思岂不是说:温总理在做着让老百姓先哭的事情吗?(发现理亏就有些急眼,并且开始偷换逻辑表述,我们说市场运行结果可能是涨价,不等于反对调控房价——又开始胡搅蛮缠了

董藩:总理从未说过让房价下跌的话,中央政策中也没有这样的表述,你可以查一下!中央只是想稳定房价。对中央的精神,请一定查清楚、体会好再说。房价下跌先哭的是老百姓,这主要是从就业机会减少、失业大量增加,威胁到老百姓生活这个角度说的。这的确是经济学界的共识!

李拜天:哼!

董藩:你也不用急,如果急的话,我早该急啊!有几人给我发信说我们之间可能存在误会。哪里会是误会呢?我过去一直不吱声,你的博文却表明,你把我的沉默理解成你的无限荣耀、大大的胜利。包括这篇博文,我并没骂你,只想跟你讲讲道理,指出你说的未必对。我有很多研究生,只要我同意,他们都想大骂你一通,你希望这样吗?这样有意义吗?我与贾卧龙也不认识,只是偶尔溜溜彼此博客,偶尔留言。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作为判断。你不同意可以论证你的观点,也可以批评我们,但批评不是漫骂!你为什么要破口大骂呢?又凭什么破口大骂呢?

李拜天:你说贾教授要是通过非法途径找你发泄,那你要吃大亏。这一点我还要多谢你对我的提醒。可是你也要注意你的用词:第一,他用非法途径,难道法治社会,我这个小人物还会怕一个大教授的非法途径吗?第二,连你也说他是一个很有修养,人品很好的人物,既然人品好,又很有修养,那我又怕什么“非法途径”呢?难道一个人品好,有修养的人物,也到了采取非法途径的地步了吗?第三,他的观点和大多数人的观点相背,那么指责他的人不是我一个。如果我真因为代表了大多数人而被他“非法”了,那我死而无憾。第四,从古到今,人们因为观点的不同发生争论是很常见的事,有的时候,争论得还非常激烈,比如鲁迅先生就写文章尖刻地批评过许多人,也没见鲁迅先生在那个兵慌马乱的岁月被谁给非法了。

董藩:你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要讲歪理。人家不做,正说明修养好,不说明你是怕他还是不怕他。现在是法制社会,但不等于社会秩序极好,广州的治安大家有目共睹。我这样说也绝无吓唬你的意思,你也不会遭到谁的报复,我不会,贾卧龙也不会,我只是说人家贾博士修养不错,虽有回应,但不太计较,而你的表现不太应该。能骂人不等于就是英雄。网络上也是如此。另外,鲁迅那个时代也常出事,你不该想当然地说话。问问老人,查查历史,施洋你该知道,刘和珍你该知道,章亚若是什么人你也该知道,闻一多你更该知道,所以你说话很不实事求是啊!

李拜天:起码鲁迅没有!

董藩:难道连鲁迅也出事你才承认那个社会是混乱的吗?鲁迅为什么要写《纪念刘和珍君》?是歌颂那个社会的治安状况和社会秩序吗?

李拜天:按你种说法,房价下跌,先哭的是老百姓,那么显然房价越高,老百姓越高兴。那么,我们的中央还费劲巴力地平抑个什么劲呢?平抑即使不是让它下降,起码也不是让它再涨吧?难道老百姓高兴了,我们的中央反而会不高兴吗?(又开始胡搅蛮缠

董藩:你怎么又讲歪理?说房价下跌先哭的是老百姓,就等于说房价越高老百姓越高兴吗?说不能往东去,就等于必须往西走吗?你是这样给你的学生讲逻辑知识吗?错了就是错了,如此狡辩不应该啊!

李拜天:董教授,我和你开句玩笑,真要骂人的话,你那帮研究生,恐怕骂不过我的学生。因为你知道,在骂人的问题上,学问越高,往往就越不善于骂人,而你的学生,显然比我的学生学问要高。所以我们用这个来说事是不是有点太好笑。我上面和你说的这些,请问哪一句算是破口大骂了呢?难道你不知道破口大骂是什么意思吗?我这不也是在心平气和地和你讲道理吗?(心虚了还讲歪理,胡搅蛮缠,太不阳光啦!绝对不是纯正东北人!)

董藩:你又讲歪理——我说你破口大骂,显然不是讲现在,是讲你过去骂我、骂贾卧龙。你内心明白,我们在谈什么。你为什么不能承认错误呢?你有名气,承认错误就掉价吗?你不能带头树立好的网络风气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