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薛涌的无耻、无知与放肆  

2006-11-07 01:2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涌的无耻、无知与放肆

 

董藩

 

   这些年因为学术交流的原因,认识了一些海外学人,也接待过一些来访的外籍学者,其中有不少是中国早期跨出国门留学的人。这些人虽然性情有异,成就不同,但平时给人的印象大多坦诚、谦和,有的还十分厚道。曾向私下向一君玩笑道:是不是美国的大学在录取你们时进行过品德考察啊?答曰:林子很大,坏鸟也有,你会遇到的!

一语成谶!虽然没有常规的交往,但通过网络,我认识了一个名气很大但却不值得敬重的人——薛涌。

先是注意到他对北大的接二连三的挖苦指责,又注意到他对张维迎教授漫骂式的评论,接着看到他对李银河女士的非理性责难,最近则连连接到友人电话:美国那个薛涌又在博客和《南方都市报》骂你啦!

看到薛涌《名校野鸡化,北大当先锋》等尖酸恶批后,我曾特意通过网络查阅了薛涌其人。令我愕然的是,薛涌竟是早年北大的毕业生。虽然薛涌的批判不乏真知灼见,但他毕竟曾受业于北大,北大是他的母校,他曾是北大的学子。有意见和建议可以通过其他途径传递,抑或采用相对平和的语气公开表达。学历史的薛涌应该知道古罗马的塔西佗在《历史》一书中的一句名言:“近亲之间的憎恶是最恶毒的”。如果没有看过这句话,30多岁才出国的他也该知道中国人的道德底线:虎毒不食子,子恶不弑母!

据说几十年来,未见对北大如此无礼者,而薛涌则意在通过恶骂北大,四两拨千斤,让所有热爱北大的校友对其操戈相向,让所有对北大有微辞的人群情激愤,然后借力打力,成为当今文化界顶级名人,进而名利双收。我跟薛涌没有真正的交往,无法判定他的真正动机,但他“以名求利”的冲动是明显的。薛涌在感到恶骂北大并未达到理想的效果后,自然要在“讨论问题”的帏幕下继续寻找新的可引起舆论关注的对象。于是尽管他对法学、性社会学并无相应的专业知识积累,却毫不畏惧地与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银河进行了一番“鸡同鸭讲”的激烈辩论;在对中国人才需求、专业设置并无深入研究的前提下,他大胆地宣判管理类、法学类专业都是“扯淡”专业;在对经济体制改革、企业理论、房地产经济管理知识所知寥寥的情况下,他就对张维迎、任志强等人的观点进行断章取义、肆意歪曲的攻击,并不忘朝这些人脸上猛吐恶痰……

薛涌让人不齿的还包括许多充斥于文章中的谎言“证据”。例如,在攻击任志强的一篇文章中,他写道:“我的一位朋友一次坐在一位富人的车里,那富人指着在乱糟糟的街上游荡的民工恶狠狠地说:‘这些没有用的人,都该被车撞死!’”薛涌从来不惧怕指名道姓骂人,怎么不说出这个富人的姓名?这个“朋友”也是无名氏吗?虽然大家都承认有些富人品性不太高,但随便找100个人问问,有谁碰见富人如此恶毒地说话?用这种编造的故事去煽动民间的仇富怒火,其用意何在?薛涌的品性实在比自己编造的“富人”还低几个层次!

如果大家对我的判断尚有疑虑,再随便举两例:例如,薛涌在说“任志强为我们的社会播种了一个错误的思想”,鼓噪媒体对任志强集体讨伐时,给出的最重要的理由竟然是“他关起门来和几个百万富翁的哥们儿怎么讲穷人,只有鬼知道。”评论任志强是可以的,但这种恶毒的想象只有在薛涌笔下才会成为批判的论据——肆意臆想是学者应有的态度吗?再如,薛涌在攻击我的文章中,又杜撰出一个无名无姓的所谓“美国财经界的新星”(薛文:“为了核实情况,我特地打电话给一位朋友。他是某名校的经济学教授,美国财经界的新星”)。这个“某名校的经济学教授,美国财经界的新星竟然不知道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在财务管理上有着不同的法律规定(上市公司因为存在众多潜在的投资者,必须公布相应的财务指标,含成本在内,非上市公司的一些核心财务指标属于商业秘密,纵然注册会计师有根据规定进行审计的权利,但无权对外公布。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恰恰98%以上都是非上市公司),竟然将“估价”与“成本”混为一谈(房地产估价是指采用科学的估价方法,并结合估价经验与对影响房地产价格因素的分析,对房地产的特定权益在特定时间最可能实现的合理价格所做出的判断与推测。它是指市场交易可能价格,与成本无直接关系,一般也不根据原成本进行估价。即使是名上带有“成本”二字的“成本逼近法”,讲的也是如何将新建房屋的“重置价格”或者“新建价格”与合理折旧相比较,求取待估房地产的市场价格,而不是用待估房地产的成本去估算它的市场价格),实在让人愕然——在这种连财经中专一年级学生都清楚的知识面前,美国“名校的经济学教授”竟然表现得蠢笨如猪,美国也实在是“国将不国”了吧?薛涌你自己愚昧也就算了,编这样的例子来抬高自己的智商,当心美国人集体起诉你!

英国有句谚语叫“无知是放肆之母”,我还想加一句:“无耻是放肆之父”。薛涌集无知与无耻于一身,其言论放肆也就不足为奇了——除了上面提到之处外,其放肆言论在其文中随处可见,一些读者已有评论。不仅如此,薛涌还放肆到写文章“疯言疯语”,丝毫不讲逻辑的地步——例如,明明大家谈的是商品房问题,他非给你举个经济适用房的例子;明明大家谈的是商品房成本公布的合法性问题,他非给你举个经济适用房虚报成本的例子。至于薛涌攻击其他人时的同类问题,也已有人指出了不少,我就不费笔墨了。我实在是想不出薛涌是真的蠢笨,还是这个当年的北大本科生、后来的耶鲁大学博士脑袋里钻进去了黄鼠狼子。

同样是在北大读过书,又在美国名校读下博士学位的人,有的道德、文章佳(如林毅夫),有的则得鱼忘筌,过河拆桥,如农夫怀中那条蛇,不仅咬自己的恩人,而且还可能疯狂攻击其他人。真是应了笑星范伟那句名言: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如果仅仅是为了出名,根本无需如一天写一篇甚至几篇文章这般辛苦,也不必疯狂攻击,四处树敌,只要学学某个艺术家,在公开场合把裤子脱下来,就可以让“地球人都知道”了!

薛涌深知自己的身份个好卖点,又比未出过国的人见识广些。但如果他借此舞动道德大棒,乱砸一气,嘴里还叫嚷着“看一看,瞧一瞧,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则实在令人鄙夷——我想起了民国怪才宣永光在《妄谈·疯话》中的话:满口谈道德的男子,多是伪君子;满口谈贞洁的女子,多是丑女子。

薛涌,你以为推倒圣像自己站上去,就变成圣人了吗?

 

欢迎网络转载,报刊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E-mail:dongfan67@126.com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