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国务院或地方政府开征房产税(物业税)均涉…  

2010-06-03 11: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务院或地方政府开征房产税(物业税)均涉嫌违法

                                              董藩

 

上海、重庆拟开征住宅房产税的消息传得越来越盛,似乎已不再是雾里看花。日前,国务院批转了国家发改委《关于2010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意见的通知》,其中提到要逐步推进房产税改革,这更使大家感到房产税已经迎面而来了。

这里所说的房产税,当然就是我们此前说的物业税。我曾第一个站出来说在现行土地制度下征收物业税法理不通,几年来也在近百次演讲、授课和央视对话等重要场合阐述这个问题,并强调物业税的立法权限在全国人大。我谈物业税的长篇文章也曾转给一些领导参阅。据说虽面临阻力,但有的领导还是想开征这个税,苦思冥想,突然柳暗花明:1986年国务院出台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其中第五条免纳规定中有“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可免税的规定,只要将三套以上的房产理解为“营业性房产”,征税就顺理成章了,于是从中央到地方,“物业税”的说法就突然变成“房产税”了。

自从200310月,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提出要实施城镇建设税费改革,条件具备时对不动产开征统一规范的物业税,相应取消有关收费以来,这个问题时冷时热。国务院的文件中一会提“物业税”,一会提“房产税”;有的文件中说“对不动产开征统一规范的物业税,相应取消有关收费”,把它看作众多行政收费项目的替代,有的文件则又说深化房地产税制改革,研究开征物业税,把它的开征看作税制改革、税种合并清理的目标。不断变化的说法似乎表明最高层也没搞清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这个大家都还不明白的东西要提前出笼了,因为有病自然乱投医,领导听某些“专家”说这个税种能有效抑制房价的上涨,又听财税部门的官员说开征这个税种会大大增加财政收入,自然倾向于试试。

房地产市场需要宏观调控,中央政府的急迫心情我们也理解,但征税问题一切都应按照法律规定进行。可这个过程中我们恰恰看到了对法制的践踏,因此,作为“憋不住话”的一介书生,再次斗胆提醒中央及相关地方政府:房产税(物业税)立法必须回到法制轨道上来,否则发达国家更不愿意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基本经济制度以及财政、税收、海关、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必须制定法律。而第七条则规定只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才能行使国家立法权。但是,在此前的几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常委会上,从未见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关于房产税或物业税的法律案;从未见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这些法定权利主体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房产税或物业税的法律案,并由主席团决定列入会议议程;从未见到一个代表团或者三十名以上的代表联名,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房产税或物业税的法律案并由主席团决定是否列入会议议程。而这些都是《立法法》规定的立法程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立法程序也是有严格规定的,关于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前期准备工作也与之不符。

 有人可能说,《立法法》第九条规定:“本法第八条规定的事项尚未制定法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这样国务院出台房产税或物业税还是有法律依据的。但大家没有看到国务院被“授权”立法的报道,而按照《立法法》第十条规定,不但要有授权,而且授权决定应当明确授权的目的、范围。1984年全国人大发布《关于授权国务院改革工商税制发布有关税收条例草案实行的决定》(现行依然有效),此前国务院颁布的税收法规基本都是依据这一规定,但全国人大只决定授权国务院在实施国营企业利改税和改革工商税制的过程中,有权拟定有关税收条例,以草案形式发布试行。需要注意的是,那些税种是有特指的,并在《国务院批转国家税务总局工商税制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体现出来——工商税制以流转税和所得税为主体税种,资源税、土地增值税、土地使用税等其他辅助税种相配合,但根本不包括房产税或物业税这一与我们老百姓相关的财产税种类

有人可能说房产税或物业税是地方税,地方人大或政府拥有立法权。这个说法更是严重错误的。房产税的确属于地方税种,但地方税只是“属于地方固定财政收入,由地方管理和使用的税种”,其设立的权限却不在地方政府。而且《立法法》第十条明确规定:“被授权机关不得将该项权力转授给其他机关”,显然,即使国务院获得了全国人大的授权,也不得将该项权力转授给地方政府机关。对早已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其解释权归由财政部而不是上海市政府或者重庆市政府,地方政府根据自己的意图乱解释,显然也是违法的。虽然《立法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较大的市根据本地方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可以先制定地方性法规,但其前提是针对“除本法第八条规定的事项外,其他事项国家尚未制定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显然不包括税收法规,前面已经提及,第八条规定了税收立法权属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

新中国的法制建设搞了60多年了,我们的《宪法》第五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宪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立法职权。全国人大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在房产税或物业税的立法实践中应理顺秩序,积极发挥作用,而不是等出现了不合适的情况,再搬出《宪法》第六十六条撤销国务院或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家权力机关制定的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

不管有多少理由,政府应带头遵循法律,这是法制社会的基本要求。世界上更没有一个国家靠物业税或房产税这种长期的、稳定的基本税收制度,去实现一个短期的房地产宏观调控目标,它只是政府增加财政收入的一个税收种类而已。在许多立法参与者连物业税和房产税基本含义都搞不清楚的情况下,我建议这项立法工作暂停,先做准备工作,否则制定出一个让全世界都笑话的东西,又实施不了,实在是对立法工作的嘲弄,也是很丢面子的事情。想想《劳动合同法》吧,我们不是没有前车之鉴。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说:“法律是免除一切欲念的理智”,让这一切都回到法制轨道上来吧。

 

 后记:写这篇批评中央政府和地位极高的上海、重庆两个地方政府的文章,我的确面临着极大压力。这就是这些想法在心中萦绕已久,却没有见诸文字的原因。在房地产问题已经被彻底政治化、道德化、暴力化、妖魔化、娱乐化、社会化的今天,我不知道会不会再受到“提醒”,但还是感觉作为学者不该有一己私念。五年前我在写批评社会各界对房地产的错误认识的《关于房地产市场的17个观点与两万言书》时引用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句话,今天我也还只是能用这句话结尾了。

 

推荐阅读文章:董藩、甄磊《中国大陆当前社会背景下开征物业税的相关问题研究》,原载于《社会主义研究》2010年第1期。或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867fee0100gyrg.html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