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6-09 07: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来源: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法治周末(北京)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当你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4000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摁到了穴位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4000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的氛围。

而这次的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4000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董藩所说的穴位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自认淡泊名利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

与上一级比较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董藩:我的话是公共产品 2011-05-10 来源: 法治周末(北京)  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一夜过后,他便成为网络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法治周末记者 尹丽 一条微博引起了一次舆论的“爆炸”。这条微博的作者就是董藩。 一个多月前,这位研究房地产的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写道:“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微博发出后,评论铺天盖地,至今也未消停。其中,绝大部分是“板砖”。高举“板砖”者,多指责董藩掉进了钱眼儿里,枉在象牙塔里为人师表。有人甚至戏称他为“4000万”教授。 而董藩的名气也因此跳到了房地产的圈子之外。 此前,董藩因为就中国房地产市场发表了不少“与众不同”的言论,毁誉参半。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在微博的界面上,除写明自己的职务之外,他又加了一句:“一个被称为‘人民公敌’,又被称为‘学术界的彭德怀’,被誉为‘国策高参’,又被斥为‘开发商走狗’的学者。” 摁到了穴位   2009年,董藩就开通了微博。但直到次年3月,他才被催促着,在微博上发声。彼时,他还未能领教这种新媒体的威力。 但董藩的言语向来不清淡。谈房价、住房空置率、物业税,他言辞犀利,且似乎总在给把买房当头等大事的人们泼冷水。特别是一句“所有反对房地产复兴的想法都是危害国家利益”,让他在网络世界中背负了无数骂名。 换个委婉的方式,就可以躲开不少“刀子”。但董藩却要坚持自己的风格。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4000万”风波渐平之时,董藩在北京某大厦里的咖啡馆对前来采访的几位记者说。他嗑着瓜子,说得不缓不急。出身农民家庭的董藩,不擅长拐弯抹角地说话,加之大学毕业后,就没离开过校园,也习惯了“有话就说”的氛围。 而这次的“4000万”事件,在董藩看来,不过也是无心“摁到了穴位上”。 董藩说,自己原本只把平日里鼓励学生的调侃式话语发到微博,“写着玩儿”,不想引发如此轰动。“我都担心高考出这个题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

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目。” 但在舆论最为汹涌的时候,董藩却想尽办法避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的想法是,在众多人质疑自己炒作的风口浪尖上,还是沉默一点好。 董藩所说的“穴位”,是教育工作者耻于谈钱的心态。也正是这个“穴位”,让他在委屈之余,又忍不住说上几句。 “我这个专业是必须谈钱的,因为我们是搞房地产的。我们研究的是投资规模、效益、回报。”董藩说,“在我的课堂上,肯定要谈这个问题。如果我在课堂上只谈道德,那就成教学事故了。” 董藩认为,通过“财富教育”,把金钱与竞争摆到学生面前,不过是他的本分。在他记忆中,北师大校园里曾有一位学生,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自杀。这对他的震动很大。 自认“淡泊名利”   在大学期间就频繁接触媒体的董藩,深谙如何与之打交道。但其中,他不喜欢的是,“有时候,媒体需要的就是一句话”。 董藩曾提出,家庭的裂变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扩大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需求。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一言论后被冠名为“包二奶促进房地产经济繁荣”之类。 也曾一度对房价走势持上涨预期的董藩,在一些人眼中,则是“拿了房地产商的好处,为他们说话”。从记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评论后,董藩显得有些愤怒。“都是假的。”他说。 董藩告诉记者,作为学者,在求解房地产这道复杂的题目时,自己把眼光投向了更宽广的社会领域。“既要考虑现在,也要考虑长远。既要考虑市场规律,又要考虑老百姓的愿望。既要考虑房地产行业的事儿,又要考虑整个国民经济……房地产看起来是一条线,拉起来是一张网。” 而要提出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中肯建议,董藩认为,必须“站在一个球体上”,不偏向任何一方,包括房地产商,也包括老百姓。“闭嘴是错误的……我的话是公共产品。”他说,中国的房地产经济研究尚且薄弱,一旦遇到大是大非的关口,搞这行的都不能求清净。 董藩自认“淡泊名利”,但也知道“别人不这么看”。他向记者透露,除在大学教书,无论从商还是从政,自己都有不少机会。现在,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教学上。“光是带着学生写论文,就要花不少工夫……我不能容忍我的学生是次品。”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董藩的几位研究生也不约而同提到,董藩对学生要求严格是出了名的,其“飞信催学”算是一绝。“经常一大早,董老师就给我发来飞信。打开一看,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该起床学习啦!’” “我还没有那么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直到把他们训服

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大影响”   青年成名的董藩,自然早早尝到了努力的甜头。“平庸与杰出之间,隔着理想,要向着理想迈进。”回忆大学校园里的自己,他感慨道。 “在东北财经大学上本科时,在宣传栏里看到发表了文章的研究生被评为优秀学生,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等上了研究生,我又想着达到博士的水平……”董藩说。 “与上一级比较”的心态激励着董藩。而在泡图书馆之余,董藩也在校园里探寻着“商机”,考验自己能否找到市场机会。结果,批发信封的生意令他赚到一笔钱。 那时,各种荣誉称号亦是纷至沓来,一如“4000万”事件之后的反应。董藩笑言:“当年我被评为学雷锋标兵,现在却被评为‘道德沦丧’。” 26岁硕士毕业,董藩便凭借“多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学校职称评审专家们的赏识,被破格评为副教授。几年之后,他又被评为教授。 赴北师大执教后,学生们的经历让董藩很容易“想当年”。在京城几大名校的学生中,北师大的学生“泥腿子”居多。 但这个来自底层,中学仍不知外国人说话与国人有何不同的“泥腿子”,却蕴藏着不小的能量。当来自房地产公司的精英们西装革履地坐在台下,却满脸不服,董藩立马“开训”,直到“把他们训服”。 有人觉得董藩的经历颇为传奇,先后约着他讲故事,好给他写个传记。但董藩说,自己没多想便谢绝了。“我还没有那么大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37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