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女儿的作文: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2013-05-13 18:15: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董恩昭 2011年的第一场雪,比平时来得晚一些。这场雪,很大,澄清了空气,也澄清了我的记忆。雪地很美,空气很纯,只听见沙沙踩在雪上的声音。父亲搀着我,慢慢地往胡同外走。刚在打雪仗中崴了脚,父亲来把我接回家中。 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和父亲一起玩,听大人们说,小时候不管哭得多伤心,多少人劝都劝不住,但只要父亲一来,我立刻就笑了。这我记不清,但我真的记得小时候对父亲的亲近和盼望他回家的心情。 父亲忽然问我:“疼吗?”我点点头。“哭了吗?”我摇摇头,我早已不是摔了一个跟头就坐在地上大哭的小孩子了。父亲接过了我的书包,掸掉了我头发上的雪,紧了紧我的围巾和他自己的,又搀起了我继续缓慢地走。 渐渐地,我长大了,我与父亲各自越来越忙。我们之间偶尔有几句话。我想,父亲也

从小到大,我与父亲彼此间越来越遥远,我们都在忽略,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在忽略中产生。 我用十四年的时间来理解父爱,太短。但我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到,所谓父爱,就是付出爱的人将他的爱隐藏,而被爱的人在永远忽略着它;我慢慢地、慢慢地感受到,所谓父爱,就是不论他的爱多么沉默、多么严肃,而在他心里,多大年纪的孩子也永远是个小孩子。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董恩昭

从小到大,我与父亲彼此间越来越遥远,我们都在忽略,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在忽略中产生。 我用十四年的时间来理解父爱,太短。但我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到,所谓父爱,就是付出爱的人将他的爱隐藏,而被爱的人在永远忽略着它;我慢慢地、慢慢地感受到,所谓父爱,就是不论他的爱多么沉默、多么严肃,而在他心里,多大年纪的孩子也永远是个小孩子。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2011年的第一场雪,比平时来得晚一些。这场雪,很大,澄清了空气,也澄清了我的记忆。雪地很美,空气很纯,只听见沙沙踩在雪上的声音。父亲搀着我,慢慢地往胡同外走。刚在打雪仗中崴了脚,父亲来把我接回家中。

许是个沉默的人?吃饭我同父亲母亲讲学校的事,父亲听着,笑或不笑,时而严肃地告诉我不准笑话同学等等。我想,父亲也许也是个严肃的人吧。父亲也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怕我不会用钥匙开门,怕我不敢自己放学回家……母亲总说:“女儿成长了,可是你还没有。” 雪变得零零星星。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小雪铲,像这么厚的雪,我会用小雪铲堆雪人。父亲会帮我给雪人安上鼻子、眼睛、嘴,最后把他的大眼镜也贡献出来。而如今,我会用关门声拒绝父亲想要送我下楼的身影;我还会用离开泼冷父亲满满的想给我讲题的心;我也会用冷漠回馈父亲对我做人的教导。最终还会将父亲的失落隔绝于眼外。 雪落在了地上,落在了房檐上,落在了父亲的镜片上。也许是我的书包压弯了父亲的背,也许是雪花将他的头发染了白色,也许是天气太冷,父亲的口中冒出阵阵白色…… 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和父亲一起玩,听大人们说,小时候不管哭得多伤心,多少人劝都劝不住,但只要父亲一来,我立刻就笑了。这我记不清,但我真的记得小时候对父亲的亲近和盼望他回家的心情。

父亲忽然问我:“疼吗?”我点点头。“哭了吗?”我摇摇头,我早已不是摔了一个跟头就坐在地上大哭的小孩子了。父亲接过了我的书包,掸掉了我头发上的雪,紧了紧我的围巾和他自己的,又搀起了我继续缓慢地走。

从小到大,我与父亲彼此间越来越遥远,我们都在忽略,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在忽略中产生。 我用十四年的时间来理解父爱,太短。但我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到,所谓父爱,就是付出爱的人将他的爱隐藏,而被爱的人在永远忽略着它;我慢慢地、慢慢地感受到,所谓父爱,就是不论他的爱多么沉默、多么严肃,而在他心里,多大年纪的孩子也永远是个小孩子。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渐渐地,我长大了,我与父亲各自越来越忙。我们之间偶尔有几句话。我想,父亲也许是个沉默的人?吃饭我同父亲母亲讲学校的事,父亲听着,笑或不笑,时而严肃地告诉我不准笑话同学等等。我想,父亲也许也是个严肃的人吧。父亲也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怕我不会用钥匙开门,怕我不敢自己放学回家……母亲总说:“女儿成长了,可是你还没有。”

许是个沉默的人?吃饭我同父亲母亲讲学校的事,父亲听着,笑或不笑,时而严肃地告诉我不准笑话同学等等。我想,父亲也许也是个严肃的人吧。父亲也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怕我不会用钥匙开门,怕我不敢自己放学回家……母亲总说:“女儿成长了,可是你还没有。” 雪变得零零星星。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小雪铲,像这么厚的雪,我会用小雪铲堆雪人。父亲会帮我给雪人安上鼻子、眼睛、嘴,最后把他的大眼镜也贡献出来。而如今,我会用关门声拒绝父亲想要送我下楼的身影;我还会用离开泼冷父亲满满的想给我讲题的心;我也会用冷漠回馈父亲对我做人的教导。最终还会将父亲的失落隔绝于眼外。 雪落在了地上,落在了房檐上,落在了父亲的镜片上。也许是我的书包压弯了父亲的背,也许是雪花将他的头发染了白色,也许是天气太冷,父亲的口中冒出阵阵白色…… 雪变得零零星星。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小雪铲,像这么厚的雪,我会用小雪铲堆雪人。父亲会帮我给雪人安上鼻子、眼睛、嘴,最后把他的大眼镜也贡献出来。而如今,我会用关门声拒绝父亲想要送我下楼的身影;我还会用离开泼冷父亲满满的想给我讲题的心;我也会用冷漠回馈父亲对我做人的教导。最终还会将父亲的失落隔绝于眼外。

从小到大,我与父亲彼此间越来越遥远,我们都在忽略,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在忽略中产生。 我用十四年的时间来理解父爱,太短。但我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到,所谓父爱,就是付出爱的人将他的爱隐藏,而被爱的人在永远忽略着它;我慢慢地、慢慢地感受到,所谓父爱,就是不论他的爱多么沉默、多么严肃,而在他心里,多大年纪的孩子也永远是个小孩子。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雪落在了地上,落在了房檐上,落在了父亲的镜片上。也许是我的书包压弯了父亲的背,也许是雪花将他的头发染了白色,也许是天气太冷,父亲的口中冒出阵阵白色……

从小到大,我与父亲彼此间越来越遥远,我们都在忽略,我们之间的隔阂也在忽略中产生。

我用十四年的时间来理解父爱,太短。但我慢慢地、慢慢地体会到,所谓父爱,就是付出爱的人将他的爱隐藏,而被爱的人在永远忽略着它;我慢慢地、慢慢地感受到,所谓父爱,就是不论他的爱多么沉默、多么严肃,而在他心里,多大年纪的孩子也永远是个小孩子。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忽略的,有时是最重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8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