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对话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2013-06-07 22:53:00|  分类: 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房产税5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南方都市报201367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对话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 董藩 - 董藩 的博客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2 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2010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平方米,相比20125月上涨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对话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住宅,但中国只有约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2010

    2010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20 11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今年2月,有消息称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    2013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企业增加税负已很困难,民企不堪重负,国企分红艰难。因此,开拓税源很自然地集中到了居民身上,而中国居民拥有的最大宗财富可能就是房产。”在钟伟看来,房产税对中国楼市的冲击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只有中国的富裕群体才可能真正承受房产税,少数富裕群体抛弃房产投资,将带来巨大市场震动,仓促的政策极有可能使中国楼市泡沫被击穿。 也有力挺房产税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房产税的目的并不是唯一的为了打压房价,实质上是对房产保有环节征税,形成规范的经济调节杠杆,来形成多种正面效应。著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表示,有两个远为重要的任务:一是建立地方财政来源的长久通道,逐步退出土地财政;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让多购房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从而逐步退出行政色彩浓厚的限购、限价举措。 下一试点城市仍然是谜 更尴尬的是,关于国内开征房产税合法性的质疑。“房产税或物业税的征收都是发生在土地私有化的国家,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没有道理也并不可行。”“在增收持有环节保有税的同时要减少流转税,而且征了房产税之后还可以退税,全世界都是按照这个办法在执行,否则将会重复征税。“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分别多次重复指出上述问题。 反对者指出,开征房产税必须具备3个条件:一是改变现有的产权制度,将产权70年改为永久产权;二是从现在起对拍出的土地免收70年的土地出让金,改为每年收房产税,已经收取70年土地出让金的房产,应该从70年到期之日起改为每年收取房产税;三是收取房产税的税率应该按照国际惯例,按照人均收入的比例制定税率,不能简单地按照国外的税率标准征收房产税,因为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比我国高。 即便只看实操性,开征房产税需要具备全国统一的房屋产权登记数据库,需从公安、民政、央行、税务和地方住建部门现有数据库集中。如果一切顺利,钟伟判断该数据库可能在2014年年中初步形成,在2015年上半年具备选择一些省市进行开征试点的条件。但还有个关键,地方政府能否拿出征税的勇气。 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试点城市的不温不火,加上5月全国各地地王频出,房价上涨预期强烈,让政府在房产税的扩容上充满顾虑。不扩容,抑制房价的手段已捉襟见肘,扩容,可能又会落入吃力不讨好的怪圈。 因此,当前关于房产税扩容的官方表态依旧不笃定,既箭在弦上又顾虑重重,被网友戏称“狼又来了”。谁将成为扩容计划下的下一个试点城市更是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主管部门倾向于将“分属不同区域且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二线热点城市”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杭州、南京、深圳、青岛因此成为网友们猜测最有可能的。 对话 董藩:“打赌是告诫政府房产税行不通!” 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五年内若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经济学家,北师大管理学院教授、博导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一天后,国际金融投资家联合会执行主席孙飞博士则押上头发与董藩对赌五年内全面开征中国特色的房产税,否则光头明志并一年内不提房事,同时资助董藩教授100万元做房地产研究并旁听董藩一年授课。孰对孰错,暂无定论,这一对赌体现的是近年来关于房产税从未停止过的争议。 沪、渝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 南方都市报:为何要打这个赌? 董藩:就是想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识,用这种坚决的态度给政府以警醒:在中国开征房产税是行不通的,就不要在这方面尝试了。 南都:你的胜算有多大? 董藩:胜算是100%。从现状来看,中国在5年内全面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不可能的。如果相关政府部门实施假房产税,输不在我。在房产税系统性研究方面,目前能和我比的还真的不多。 南都:上海、重庆已经作为试点城市,开征房产税了。 董藩:上海、重庆开征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意义的房产税,不管房屋是否交易、有无增量值,都要根据评估值年年开征,而上海和重庆并不是这样的。 房产税由来已久,最初叫物业税,早在2003年10月份,中共中央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就提出了。在2006年10月份,国家税务总局陆续在北京、辽宁进行空转实验,但没有相关方面的报告,成为一种骗局。在随后几年里,房产税一直受业界质疑。 其实,当年出台房产税暂行条例,是针对经营性房产,因为当年并没有私人住宅,而今天则是针对私人住宅进行开征。这混淆了征收对象的概念,是说不过去的。再说,国务院推进房产税也要有相关方面的授权,如果没有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毕竟立法权在全国人大,地方税收归地方享用,不等于权利就下放到地方了。重庆和上海就是典型的案例。 即便立法权在全国人大,房产税的推进也不见得顺利。在全国人大常委中,有2套以上的房子的多得很,如果让他们敲定房产税,难度也很大。 从法理到可操作性都有问题 南都: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思路? 董藩:从目前商讨的几种方案来看,在中国都行不通。首先,按物业价值评估值征收(西方主要按照这种),没那么多评估力量,城市估计有3亿套    2013

     房产税5年6发文均遭辟谣,福兮祸兮?空转5年,公众预期由喜转忧,从希望降房价到担心增成本 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7日 史无前例的调控厉政“限购、限贷”如果仍不能阻挡房价快速攀升的脚步,房产税很可能会成为政府调控楼市的愤怒一击,业界此番预言恐怕将被应验。5月24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提出,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发改委官员称,房产税扩容今年将有具体动作。 自2008年发改委提出房地产税制改革以来,已6次下发相关文件,房产税扩容的传言却频繁被辟谣,这次也被网友们戏称“狼又来了”,更有经济学家董藩公开对赌政府“五年内不可能全面推出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否则将辞去博导职务,并承认自己误人子弟”。房产税因何难产?多年传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 早在5年前,发改委《关于2008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指出,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当时,业界解读开征房产税以改革现行的房地产税制是必然趋势,随着发改委文件下发,房地产税收体制改革步伐或将加快。但国税总局有关权威人士旋即表态:“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年11月,房产税有了开征时间表。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随后“深圳将在2个月内试点开征房产税”的传闻不胫而走,但深圳地税局很快出面辟谣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结果是,2011年1月,房产税在上海、重庆开始试点征收。 这一试点伴随着巨大争议。赞成者认为开征房产税可打击炒房,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调整,反对者则多认为开征房产税属于重复征税,会将压力转嫁给购房者。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甚至断言用房产税压住火山口,将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衰退。 上月底,“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由国务院公布、发改委表态,似乎一切板上钉钉。但回看近5年,涉及房产税制的改革曾有6次中央发文,就房产税扩容有多次传闻再辟谣,这一次被网友们戏称是“狼又来了”。 房产税难产,引发业界多种猜测。客观条件、合法性、影响面等都被搬出来作为对此问题的解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坦言:“目前房产税改革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既得利益格局,房地产行业仍旧是我国支柱产业,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是其相关体制的改革需要很大勇气,最大障碍来自既得利益格局的必然阻挠。” 沪渝房产税试点被房价逆袭 从官方的表态来看,房产税出台的根源仍是房价失控。近十年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愈来愈密集、严厉,却终究没有摁住房价的持续快涨,2010年祭出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调控政策“限购、限贷”,在取得短暂的效果后,房价再次反弹。有经济学家和地产评论人由此断言,这将招致政府的愤怒调控,更严厉的手段便是出台房产税。只有在出台房产税的情况下,“限购、限贷”才有可能被取消。 房产税一直被指责定位不清,它究竟是为了取代饱受诟病的“土地财政”而作为政府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税种,还是作为楼市调控的手段?近日住建部官员给出的答案印证了业界此前的判断,“国五条”出台之后,全国房价仍呈上涨趋势,尤其是进入5月份,房价上涨的预期越来越强烈。房产税扩容是基于目前来自市场和舆论的压力都比较大,市场对于房产税调控房价寄予厚望,这无疑也在给高层施压,因此房产税扩容在下半年会有具体动作。 但究竟能否抑制房价,业界已不看好。上海和重庆试点开征房产税两年有余,分别采取增量征收模式和高端住宅存量征收模式。结果是,房产税增加了这两个城市应税住房购买者的持有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炒房心理,成交量在一年内均现下滑,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 在房产税试点半年后,重庆9区房价平均跌幅超过14%,随后持续上涨,2013年5月最新均价显示为7292元平方米,相比2012年5月上涨7%。而上海从未有过房产税试点后房价下降的报道,2011年上海新建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2012元平方米,2012年这一数据变成了22461元平方米。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公开评价,房产税试点的“象征性大于实际意义”。 各种迹象显示,房产税对部分人施加的心理影响也未转化成明显的市场效果。沪置房产市场部经理付琦表示,一些投资者虽然在购房时问到了房产税,但这并不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一些投资客则预期房价依然会上涨,从房价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掉目前的税率。很多投资客因此一旦确定要买房,未必会在意房产税的问题。 恐徒增购房成本甚至危及经济 传闻5年,人们对房产税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从刚一开始期望出台房产税抑制房价,到目前更为忧虑会把压力转嫁给普通购房者,乃至将经济推向深渊。 “对于房产税抑制房价上涨的说法,完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推高房价。”任志强的这一观点获得不少赞同。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公开指出,房地产税不应再扩大试点范围。住房作为普通家庭开支的一项重要支出,试点范围的扩大就意味着各地税收的多样性会增加,这就将为普通家庭买房形成阻力。 “随着2009年增值税转型改革,通过向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住宅,但中国只有约3万个估价师。其次,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交,但中国有相当一部分独住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可能住100平方米的房子,每年的退休金都不够交几万元的房产税。第三,按照容积率来征,容积率低的房屋要多交,但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平民建的小平房,容积率很低但不一定能交得起房产税。第四,按套数来征,首套免交、二套开征更是胡说八道。中心区一套别墅300平方米总价超过1亿元,凭什么要和我首套30平方米的房享受同等待遇? 一句话,在中国征收房产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没有的。说起来振振有词,操作起来要遇到从法理到可操作性的诸多障碍。 南都:近期,由财政部、税务总局同住建部等负责提出房产税扩围。 董藩:扩大试点也没有用,为什么?因为找不到出路,从法理到操作性都没有办法突破,产权管理系统等根本也不支撑,离真正房产税的全面实施还有十万八千里。 南都:房产税会否成为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董藩:房产税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狼来了”的故事,最终“狼”很难来。在中国开征房产税的基本前提,就是土地私有化,否则就不要提真正意义上的房产税。如果同时征收土地出让金和房产税,这属于名副其实的剥夺问题,就不是简单意义的征税问题了。 频繁提房产税是为影响楼市预期 南都:为什么政府还要提扩大试点? 董藩:探索扩大房产税试点城市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频繁提扩大试点,最重要的是影响楼市预期。毕竟目前房价涨幅太快,带来一定的舆论压力。政府喊一喊来干扰预期,这也是调控的一种手段。 南都:究竟能否降房价? 董藩:现在来看,房产税对楼市的影响还停留在舆论方面,仅是干扰了大家预期,但实际对楼市不会发生什么作用。事实上,开征房产税根本不是调控房价的手段,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来源的一种方式,是扩大税收规模的方式,在西方表现为对财力有效支撑。我们开征房产税的出发点不对,当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2008 发改委称将研究推进房地产税制改革,国税总局随即澄清:“近两年内都不可能开征房产税。” 2010 2010年11月,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表示,预计最快会在2011年上半年开征房产税,深圳被传2个月内将开征房产税,深圳地税局随即回应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2011 2011年8月,传湖南、湖北新版房产税征收细则正在制定中,已购存量二套房也将被征税,随后两地地税局官网发帖辟谣。 2013 今年2月,有消息称“北京房产税试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相关部门,最快上半年就会实施”。次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官方微博予以澄清。 2013 今年4月,杭州被传将从5月1日起开征房产税,将参考上海模式只对增量房征税,其中豪宅按8‰征收,杭州地税局随后辟谣。 2013 今年5月,网络盛传“房产税试点扩容已提上日程,深圳很可能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深圳地税局日前辟谣称何时开征仍是未知数。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采写:南都记者 古优裕 徐凤 蒋奇政 实习生杨佩雯

  评论这张
 
阅读(295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