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房东征文选登(1):螺旋式上升  

2015-05-19 11:22:00|  分类: 房产,财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国强

 

刘元从一个混乱的梦境里努力地挣扎着,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唉…”他叹了一口气,在那把旧躺椅上伸了伸腰,感觉全身的骨节都在暗自较劲,全身都不舒坦。他伸手去拿边桌上的紫砂壶,够不到,只好再欠欠身,勉强摸到了,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水。“妈的…”他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什么世道…”

其实,冬天是刘元最喜欢的季节,像往常一样晒晒冬日暖暖的午后阳光,在熟悉的躺椅里打个小盹,喝口沏得酽酽的茶,在现在看来简直成了一种奢望。刘元已步入中年,身体已然发福,英俊而棱角分明的面容早已被一张圆胖的脸代替,他在城中心最好的地段有三套院子外加一处平房,丰厚的租金让他不用辛辛苦苦地早起做工,不用卑躬屈膝地看别人的眉眼高低,还能在不着急的时候种种花、养养鱼、听听戏、泡泡茶馆,其实,因为有了这几处房产,他也没什么好着急的。现如今,城快保不住了,听说当兵的已经开始撤离,他也得早作打算。

几个租院子的房客都跑了,欠的租金也打了水漂,“妈的…”刘元又骂了一句,看来只有租钱米胡同那间平房的刘卯还没走,他是干什么的来着…没问过…管他的,反正先把他的房租收回来,跑路的时候用钱的地方多得是,房子没法带走了,好在有房契,等时局稍稳再回来…对…就这么办。

…一个小时后…

“啪、啪、啪”平房的门被拍的山响。“我知道你在家呢,别跟我玩这套儿,赶紧把房租给我结了,OOXX…”,刘元的胖脸涨的通红,白色的哈气混着咒骂从他的嘴里喷薄而出,在胡同里慢慢消散…

我就不吭声,反正你也拆不了门,刘卯窝在房间的角落里抽着烟卷,老刘啊,我也没法子,这年头,人人都恨不得把荷包藏裤裆里,我去哪儿给你踅摸房租。这兵荒马乱的,看在咱俩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份儿上,你就宽限我两天吧。想到这,刘卯又狠狠吸了口烟。

…二十分钟后…

 “咣、咣、咣”平房的门框被砸得直掉土。“赖着也没用,我这就找警察去,OOXX…”刘元气急败坏地吼着,猪肝色的胖脸上挂满了汗珠,脖子向外冒着热气,他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

这年头,警察还顾得上你这点破事,等捱过这段,再到城里的空房里“扫扫”,总有没带走的“洋落”,刘卯狠狠嘬了一口烟,用力地把烟蒂甩在地上,用脚使劲碾来碾去…

“妈的,你给我等着…”胡同里,刘元的声音原来越远,逐渐消失在转角处。

“咚!!!吱!!!”一辆军车停了下来,车上蹿下几个穿军装的,“还有气么?你他娘怎么开的车…”“没气了,咋办”“拖到那边墙角,真他娘晦气…快…”远去的军车喷着黑烟,留下了飞扬的尘土和一个僵直的躯体,它紫色的胖脸上写满了惊愕,好像还有一丝愠怒。

…隆冬…城失守了…

“他妈的,没有现钱,啥都没有”一个拿枪的一脚踢倒躺椅,“这是啥?你识字,你来看看?值钱不?”“房…刀...大…不认得”“去他妈的,擦屁股都嫌硬,赶紧走,搜下一户…”几张盖着红章的纸被一只长黑毛的粗手扔进了火堆…卷曲…变红…变黑…

“别…别开枪…我…我出来了…出来了…别…我给你们带路,这片儿我都熟…好东西,我带你们去找…”

…几年后…城光复…

“你是房主?你姓什么?”

“我姓刘,这房是我老家留给我的,老家没熬过…呜呜呜…”

“好了,别哭了,你有房契么?”

“拿枪的都给烧了…呜呜呜…”

“嗯,我看看啊…嗯…是姓刘,好了,认字么?不认得。我们是管登记的,给你办新房契,在这儿按个手印…不是这儿…这边…对了…”

…多年后…拆迁…

第一次。

“那不行,这是老家留的祖产,你们说拆就拆,我有房契…”

第二次。

“那不行,我住惯了,不行…”

第…次。

“反正少于四套,我这把老骨头就是埋也埋着儿…对…那些得要现钱…”

“刘大爷,您别激动,我们再和上边争取一下,应该差不多,您做好搬家准备,啊…”

…不知过了几年…

刘卯从一个记不清内容的梦中醒了过来,“…啊…”他打了个哈欠,一缕冬日的阳光从纱帘的孔洞中钻了进来,把榉木地板照得斑斑驳驳,他习惯性地在口袋里摸索,掏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已经戒了烟,于是他顺手抄起边桌上的紫砂壶,抿了一口酽茶,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冬日的小憩让他浑身舒坦。

刘卯从躺椅上站起身来,懒洋洋地挪到电话旁,想了想,拿起话筒,拨了一个号码。

“您拨叫的用户已经开启移动提醒业务,留言请按…”刘卯用他的发胖肿胀的手指按下一个键。

“刘丁,我最后跟你说一次,这周末把房租给我结清,周末要是还没到账,我直接换锁,你所有东西我都扔大街上,到时候别怪我没跟你打招呼。”刘卯把电话扣上,伸了个懒腰,突然,他的注意力被楼下救护车的“嘶喊”所吸引,于是慢慢向窗边挪了过去。

楼下的路口停着一辆车,一个人躺在车前,一簇人围着,似乎要贴近但似乎又都不敢,只是在一旁窃窃私语,两个穿白大褂的人俯下身,似乎在忙着些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做…

“…唉…”刘卯先是摇了摇头,撅了撅嘴,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突然,狠狠地拉上了窗帘。

…翌日…

报纸的不显眼处,有一小段文字,“昨日下午17时左右,一名30岁左右的刘姓男子在横穿某马路时,被一辆由东向西的车辆…经抢救无效…”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