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董藩 的博客

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

 
 
 

日志

 
 
关于我

董藩,1967年生,2003年于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土地资源管理、政府经济管理两个专业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国民经济管理、土地经济与管理、房地产业发展与城市建设),兼任民革中央委员、国家审计署特约审计员、建设部专家委员会委员等社会和学术职务。研究方向为房地产(土地)经济与管理、国民经济管理、区域经济管理、政治经济学。E-mail:dongfan67@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房东"征文选登(6):戏说房东  

2015-05-27 01:16:00|  分类: 财经,房产,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李永芳

 

老王

老王你快来跟我碰一个,徒弟今儿个出道了!想不到我也有熬成房东的一天,该不会活在梦里吧?对,是11号不错。我又瞄了一眼手机屏幕,第N次核对这个日期——1211日。

你不认识老王?哎呀,就是成天蹬一辆破自行车总是白衣翩翩装清纯的那个。不是我数落他,好歹也是个项目经理,老王你把自个儿整得这么寒酸真的有必要吗?还不思进取,也说得上是个元老,别人一个个都C各种O了,你怎么总是原地踏步啊?

好了好了,咱们饶了他吧。老王这个人就是不喜欢纠结怎么跟上面处关系,一门心思只盯着自家的小项目。话说回来,我还不得不佩服他这一点,真心他带的项目从没见到什么时候有延期过。什么佩服嘛,说实话吧,就是他跟我们特别好。他连端个经理架子都不懂,整天就知道腻着我们这群小破孩儿。每次从上面给我们要福利啦、平常谁家有点小困难啦,他总是冲得特别积极,简直像有谁给他发奖金似的。

言归正传。别看老王不骑宝马不披阿玛,人家可是深圳买了房子的,还是关内而且不止一套呢。咳咳,都是小道消息啦,您当真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人可概不负责啊。这时候该明白我为什么叫他师父了吧?没错,我被拉上“房东”这条贼船,全都怪这小子怂恿。

 

齐妃

记得是四年前吧。一怒之下把自己快递到了羊城,才知道有一句话叫no zuo no die。“握手楼”、“一线天”真的是名不虚传。冷不丁头顶一阵清凉,还奇怪并没有下雨的迹象,才注意到一排排晾衣架正得意地俯视着我。还好不是什么泡面桶和剩饭盒。就这样和它们擦身而过,七拐八拐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A栋。“403,你自己上去看吧。”齐妃挪开夹着烟的手,撂给我七个字。给别人住的地儿自己毕竟不愿挨得太近。我拎着钥匙麻溜地滚上楼,很乖。迎面是一堵铁门,有一股冷冷的味道。门开了,虽然什么都看不清,可多年发酵的醇厚还是感觉得到的。好不容易摸到开关,以为能重见天日,谁料到只是扩大了黑暗的包围圈。借着灯光,我确认苟活下来的还有个一米见方的窗子。想让它介绍点风景给我,凑过去哪有什么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不过是一排又一排跟它一样寂寞的窗子罢了。扔在地板上的啤酒瓶和烂烟头仰望着两张脉脉对视的文物级电脑桌,和谐得像一幅素描。这种美我不敢久久欣赏,屏住呼吸,带好门,走为上。

齐妃领我到第二站,7楼,B栋。顶层就是顶层,一览众楼小,还能偷窥一下远处小蛮腰的美色。押二付三是吧?没问题!这么稀缺的资源千万不能便宜了别人,这钱,咱花的值。

果然不能高兴的太早。

也没有停电啊,这灯它怎么就不听话呢?这龙头它怎么就没有一滴水呢?厨房厨房也就算了,洗手间洗手间你也给我这幅德行,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齐妃,快点给朕把它们好好修理修理。我气不打一处来。电话催她,每次都是忙着呢没时间。齐妃就是二,扯个谎都扯不圆。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这都第七天了啊,我的娘娘!看来只能“把它们给朕好好修理”了。

我还是太年轻,坏个灯泡水龙头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不,没有最雷只有更雷。月底结电费,白纸黑字78度半,我不就一个25瓦的迷你小灯管吗,招你惹你了?电费起步115,水费145,我认了。可我的忍耐就没有限度吗?

可能我耷拉个脑袋斜倚门框的样子过分凄惨,激发了对门老租户的恻隐之心,他就近前来撇了撇我的单子:“你这算少的了,我这每个月两百多度。没办法,房东要在上面赚点儿。”

我跟老王倒苦水:“看着这些城中村的霸王房东我就讨厌,因为城市的发展他们每天只需要打牌收租,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就知道剥削打工族。”

“那你怎么还住这儿?”

“这里……这里还算便宜呗。”

“这就对了。如果没有这些城中村,以你现在的收入你能住哪儿呢?”

他说的我都认。可我心里还是憋着一股劲儿——凭什么我的家乡就没有这么好的发展?凭什么我就得一辈子寄人篱下,瞧人脸色,受人欺负?凭什么我就不能当一回房东?

 

滚球兽

第二年,我调到深圳,朋友给介绍了梅林关的房子。虽说也是城中村,可比我上一个窝已经好得太多,除了想和对窗的握手时会觉得稍有不便。仍然是顶楼,价钱比我上回住的翻了一番,房东说不准是嫌钱多还专门给这一栋雇了个楼管。

对,就拿这位楼管老兄开刀好了。

C栋楼管,目测性别男、啤酒肚、根号2、四十五岁上下。想和他来一场邂逅?记住了,下到一楼,管理室电视对面仰着的那个滚球兽就是。

其实也没有那么麻烦啦,用不着你亲自拜访,他自己会送上门来的。然后你就会知道有一种节日叫做“迟交租金的日子”。每当这个节日来临,我楼下的同事们就会幸运地目睹到胖嘟嘟又讨人喜爱的滚球兽进化成战斗暴龙兽的全部壮观场面。住我楼下的同事里有一个叫小孙的,某月20号要搬走,就去跟滚球兽讲。暴龙兽不吃他那一套可怜兮兮、柔情脉脉,一板一眼、字正腔圆地给他顶了回去:“30天的房租,一个子儿都没得少。”

我在C栋调过一次寝室。滚球兽警告我:“搬出来的屋子收拾不干净,清洁费痛快痛快的。”我看他很可爱,当他是好心提醒我,就拿出了初中搞教室大扫除恭候领导视察的劲头。真是好一顿折腾,比滚球兽舔的都干净。招呼他来验收,他说还可以就让我先把东西搬完再来退押金。我欢欢喜喜把家当转移出来,高兴劲儿还没过去呢,他门一锁又嚷嚷起清洁费了。我说大叔咱做人不能太随心所欲想扣就扣啊,您起码的诚信在哪里?他说小屁孩你再不乖我叫警察叔叔来抓你。二话不说,他抄起手机就开始彪数码世界的单词。我愣愣地望着他的侧影,把预备好了的一千字一个不剩地咽了回去。

哼!小孩怎么了?小孩就该白白受你们欺负?

“我要是早生三十年就好了,搭上改革开放的顺风车,也不用受这窝囊气。”老王又一次无辜又无奈地沦落为我的垃圾桶。他嘴角微翘:“我们刚毕业那会儿也很羡慕上一代啊!”

“可是你们赶上改革开放发展最快的几年了啊!”

“你们还年轻,等到四十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了。”

我将信将疑,开始做一个关于未来的梦。

 

神仙也不全是坏的

我是那种有钱就嘚瑟的主。这不,发完工资,新崭崭的毛爷爷还没捂热呢就淘房搜房、58赶集的到处乱扒。

原来有一种奇迹叫捡漏。

逮着一个租金惊艳得让人以为放血大甩卖不再是传说的房源,联系好房东我撒丫子就找了过去。还好没有让别人捷足先登,万幸,万幸。这边一说定,我马上就把东西从城中村腾了出来,噩梦总算告一段落了。

甩卖也就罢了,这房东连租金一月一升级的惯例都不娴熟,做人哪能这么墨守成规不思进取呢?老夫也奇怪,便宜怎么净让我一个人赚去了,最近好像也没踩过狗屎吧?太不科学了,这里头肯定有蹊跷。

果不其然。后来和房东一家熟络了,他们聊天的时候跟我说起这房子就是专门为了保证孩子能拿到公立小学的入读资格才买下来的。开放商不总爱拿“买房送学位”当噱头吗。他们自己本来住的挺宽敞,也没打算为了赚钱再买一套租出去,所以一直对房租看的不是太重。

这还是我想象中的“神仙”吗?什么活也不用干,什么心也不用操,只管到日子催我们的命,想各种整治我们穷老百姓的绝招。这种人间天堂飞到哪里去了?哎,神仙也有神仙的烦恼,神仙家也有自家难念的经,都不容易嘛。

神仙也不全是坏的,妖精也不全是好的。宝莲灯的这句台词现下品起来的确别有一番滋味。

哪里是不坏,根本就是非常好相当好嘛!不提每次去交房租他们款待招呼的热情劲儿,就连平常他们买了什么好吃的都不嫌麻烦大老远给我大包小包地带过来。毕竟有钱,任性!

本打算这么好吃好喝,舒舒服服,心广体胖,没心没肺地了此残生了,老王这厮却唯恐天下不乱,又撺掇我买房。

“别操心买不买得起,先问问自己怎么才能买到手。”

 

小鲤鱼泡泡

踏上寻宝之旅,踏上探险之旅,我变身小鲤鱼泡泡,虽然依旧担心梦想会像泡沫一样幻灭,可看看神仙们的潇洒惬意就根本停不下来。老王是人,齐妃是人,菩萨是人,我也是人。老王他们能把房子买到手,我也一样能把房子买到手。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要买房!

说干就干。理论上追随老王,几乎通宵看他推荐的《富爸爸穷爸爸》,收听他推荐的微博,学习各个专家的策略;实践上跑遍附近的楼盘、紧盯每一期的房展会,现场跟买房的、卖房的打听第一手资料。理论联系实践,实践发展理论,两条腿走路,稳当。

一线没戏,二线还不能给点曙光?北方的燕郊、通州,中原的郑州,南方的东莞、惠州……我自己都记不清为了看房子究竟走了多少地方。

选好楼盘,下一步就是资金。

“借钱去买!”老王简直任性。

“太冒险了吧?一旦失手,我可就万劫不复了啊!”

“那就把钱存银行,让通胀把它们慢慢的,慢慢的吞噬掉。”

哼!谁没听说过温水煮青蛙的实验啊,还要你提醒!

“在深入分析的基础上,勇气就是你最大的财富。”临了临了,老王还不忘给我打上一针原产自巴菲特的鸡血。

别拿鸡血不当营养,经这一刺激我马上从没钱的失落中满血复活,三下五除二写好了借钱还钱的整套方案。借完钱,我在中意的几套房子里精中选精,敲定一套麻溜地甩下了首付。月供比房租是贵了点,可想到那个区段的未来规划我就希望满满,信心十足。没别的,自己有房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鲤鱼跃过了龙门,再也不用受癞皮蛇的摆布了。回想自己开始一个劲只知道抱怨别人不尊重自己的样子,有点羞愧又有点好笑:自己连一点点可怜的安全感都放不下,哪还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面在人家面前谈尊严?

 

癞皮蛇的故事

原来龙只是癞皮蛇的一个亚种。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买房不知房东苦。闲着无聊就忍不住胡思乱想,琢磨着怎么把刚买下来的新家租出去。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遇到无良租客怎么办?房子租出去了我自己住哪儿?总得找个租金比月供便宜的地儿吧,可我管别人要的租金肯定得比月供高啊,那找的地方条件必须比现在差很多啊,我为了一点差价如此压缩自己的生活质量果真划得来吗?不说这个,万一碰上拖欠房租的怎么办?我这边月供不及时还上可是有滞纳金的啊。万一有人没钱就铺盖一卷,偷偷溜了怎么办?他溜了不上算,垃圾不扫也不要紧,可扔下一堆水电费、电话费、物业费的单子我问谁要去?这些都是小事,万一租户和邻居闹纠纷了我怎么处?半夜请杂七杂八的人到房子里开party,长歌当哭撕心裂肺,街坊四邻不待见怎么办?要是性格冲一点的,一不留神给我摊上个刑事案件怎么办?自己带劣质电器在我屋里折腾,弄出点火灾怎么办?就算没有火灾,烧断保险丝损毁节能灯也不好嘛。还有还有,到时候万一暖气漏水不找我找谁?楼上渗水不找我找谁?厕所冒溢不找我找谁?电灯会坏,水龙头会坏,抽水马桶会坏,煤气热水器会坏,煤气炉会坏,门锁会坏,电视机会坏,电冰箱、洗衣机也经常会坏。这报修该得有多头疼啊?万一再碰上一个尖牙利齿加毒舌的,一点礼貌也不讲,那不得让我天天以泪洗面啊?我的个神龙呀,得预备多少套应急预案才够用啊!简直欲哭无泪。

如果神龙保佑,我捡着了一个天底下最善良最无私最为房东着想的租户,照样还是省心不下来啊。您瞅瞅,电表改造,水表改造,煤气打卡,有线电视转网...各种乱七八糟的证一大堆,到时候指不定搞的我晕头转向,还生怕丢了这个,漏了那个。

最怕的其实还是换租户。不同租户对家具、电器一般都有不同的要求,比如有人喜欢电热、有人非要水暖,这设备就得换来换去。这么一算计,一间房子相当于两三年就要重新装修一次,那些刚买不久的家具就要扔,看着得多心疼啊!

琢磨至此,我手贱又去百度了一下深圳城中村的水电费。一眼扫到“房东有话说:城中村水电费贵的真相”,打开一看:“作为一个房东,我真的希望城中村的租客能和市区房子的人交一样的水电费,但房东也无能为力。大家怎么不去搞清楚事实,而天天闹。城中村水电费贵,主要两个原因,一是水有中间层,中间层向房东收取很高的水费,还有损耗,这一切只能转嫁到租客身上。二是供水供电部门不给抄表到户,一栋农民房就是一户,最终造成水电费按最高档收取。再加上公共用电的摊分,电费就高了。”对门朋友的话让我相信了四年,今日看来,或许并不完全是事实的真相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谁都有旁人无法感同身受的苦衷,这可能也算是传说中的一种众生平等。

愈发喜欢《富爸爸穷爸爸》了,我是不是该回头上上第一课了?

富人要让钱为自己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